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观点 > 咨询委员观点 > 正文

潘毅刚:确定的未来与不确定的现在——对当前宏观形势下“双创”发展的一点看法

2017-11-23 14:13:04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在座的都是创新创业一线的引领者,我只是个研究人员,其实没有多少对大家有益的东西拿出来讲。结合15年我做过的一个课题“信息时代的城市化”和我对这个时代的一些观察和思考,与大家做个交流吧。

为什么说叫“确定的未来与不确定的现在”?

人类社会发展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到信息文明,现在可以笃定,我们已迈入信息时代。

我们可以用一个坐标系把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作一概括。横坐标是信息的数量,纵坐标是信息的质量。在1600年的时候,世界的人口只有5亿人,到了1960年的时候人口只有30亿,1960到2011年了翻了一番,什么原因?我认为,根本的一条就是我们的信息的数量和信息的浓度大大的增强。

人类历史的发展的本质,就是用最少的人力、物力养活更多的人,让大多数的人得到自由。现在越来越笃定,就是叫肯定了,我们在往这么一个肯定的时代发展。

我们要去哪儿?----确定的未来

城市化&高科技。21世纪影响人类命运的两大因素,一个是城市化,一个是高科技。但是事实上把城市和和高科技解构,城市化是把人聚到城市里,进行物质交换、思想交流的一个“大容器”。高科技决定了信息的精准度,城市化推进让信息达到一定浓度,并越来越发挥作用。几个大的趋势值得关注:

万物互联。现在微信用户已经有7.5亿了,而且每个用户基本一天花90分钟在微信上。到2018年5G加速的时候,我们的联接的范围大大加大,速度大大加快,人人,物物,人物一切都可能在未来10到20年以后都会通过移动互联网、物联网联系起来。

实时在线。阿里巴巴的王坚博士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在线”。以前讲要想富先修路,把你的资源跟外界联系起来,现在讲”在线“,就是说在座的创业公司,你们不通过这一先进的手段把你们产品、服务跟外界联系起来,不实时的关注你的消费者,你的客户的变化,那你这个公司毫无创新。当前有两个改变世界运行模式的东西,一个是高铁,还有一个是移动互联网,把不同时空的人都与你的企业联系起来了。现在路上你看捡破烂的都两个手机,这个人可能就是你潜在的客户。

数据决定。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告诉我们,中国的转折性变化出现在通过数字化来管理这个国家的时候。我们现在更看到,通过数据来管我们的企业,也能管我们的国家,而且这个数据是准确的、实时的、无误的,大部分决策都是基于此来决定。

自由迭代。15年流行一句话,要么被优步,要么优步。如何理解这句话?灵活。我们现在就业的方式是越来越多越来越灵活了,最近有个调查说40%都想辞职出去创业。因为自由,我自己可以提升自己,但事实上只有在座4%真正成为创业者。但是也不影响我们这个时代。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今天面临九十年代以来最大的一次创业潮,科技人员、金融资本包括很多能够提供服务的创新专业化的团队,这样前仆后继的创新创业梯队是以前三四十年无法想像的。

时空黏连。资本市场南半球关了北半球开了、网上市场24小时在线,我们通过各种移动互联网的工具,这个地球的市场不再有晚上和白天,这是以前无法想象的。

在这么变化下,人类进入到了一个超大规模协作的局面,原来是局部的协作,现在是超大规模协作,所有的人为了自己的目标,通过市场化的也好,信息化的也好,各种手段和方式联系在一起,这是我们能笃定看到的一个未来,越来越肯定。

两句话概括时代的变化,文明进化本质就是更少的人养活更多的人,我们看到Alphago觉得很可怕,越来越得到自由,他会进一步创新,满足其他的需求。还有一句话,我们现在信息时代人人都是生产者,我的消费也许就是你要的生产。

我们在哪里?----不确定的现在

我们现在在哪里?我们现在越来越对接近我们现实的东西感觉到模糊了。在工业化和信息化时代交替的过程中,我们原有的经验、方式,包括一些知识都不足以支撑我们突破这个转变,这个平衡摇摇欲坠,这里面有很多的变化....

政经转换。这两年世界格局的变化,朝鲜问题、特朗普的不靠谱,包括法国甚至德国面临的问题,在这个切换的过程是我们无法预料的,08年金融危机超大量化宽松以后对我们的影响至今还在继续。

社会危机。这一切的发展已经正在发生转折,我们老问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什么时候结束,我认为时间就在现在,地点以中国为主。这一轮创新的变革,动能的转换:第一个新常态的判断,第二个稳中求进,第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都是对过去的旧动能的一种重新的颠覆改正调整。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有大量的机会的。虽然越来越模糊,乱中取胜,乱中才能出现真正的英雄。

那么在更迭过程中我们有什么样的变化,我这里做了一些梳理,一是生产方式的调整非常明显。原来大规模集中化,我们现在在中国还能看得到,上礼拜我去东北,还能看到从这头到那头一两公里都看不清的大厂房,但是在大部分沿海发达省份都是大规模分散协作的方式。早几年我曾去过德国一个大的生物园区,里面几万台的仪器设备在运行,没多少人在这里。原来讲规模经济,现在经常讲拉长产业链,这里不赚钱,那里赚钱,这里是免费,那里是收费的。更重要的变化的中国现在正处在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转换的过程,刚才几位老总讲得很多的产业大都是TMT,这里头包括尖端的信息科技引领的,包括我们中国制造2025的东西,这些创新都需要大规模协作。

消费方式。更多的是基于人的需求,虽然我们需要高大上,像马斯克创新性颠覆人类发展进程的转型消费产品,但是在中国大幅度的创新下。我认为机会在于服务消费领域。

就业模式。我们经过了把人当做劳动工具在用,但是现在看人的就业主动性越来越高,以后的就业方式可能越来越自由。

社交方式。不多讲了,像微信、微博、QQ都是一种社交的企业可用的工具。

资源配置。这个在中国特别特别,中国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其实还是按照等级来分配,不是按照市场需求来分配。按照你的级别给你土地以及支持,但是未来的发展在万物互联的情况下,政府也在慢慢的改变。我们越来越发现我们的资源配置更加市场化。我去了滨江的生物科技园区,那边人说滨江什么都好,就是公共服务特别差,这些企业结合自己的需求在搞幼儿园,都是按国际最高标准投了一个亿做这个事情,当地政府突破很多体制机制障碍给予了支持,这说明市场越来越能调节资源配置了。

人口流向。中国的城市化人口流向过去20年都是往大中城市流入,未来除了像杭州这一类大的资源和功能性枢纽特别密集的城市,可能出现人口向要广大的田园区域转移的趋势。城市化的比以往得速度会放慢,我们看到特大城市也在限制,城乡双向流动更频繁,农村消费增长潜力巨大,农村地区可能成为都市人口消费的重要场所。

时空特点。二战以来的世界是资本统治的世界,但是现在是资本跟技术、跟企业、跟发展是融为一体的,大家是共享为主的,是一种生态圈的概念。这里有三个变化:第一,连接方式发生颠覆,信息流、人流、资金流、物流和思想流连接更直接、更多元、网络化。第二,时空界限发生颠覆。这种迭代的速度,信息交流的速度,这是人类历史上可贵的。第三,现在的发展方式,这一切我认为刚刚开始,工业时代的一切似乎都摇摇欲坠,我们在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迭代更新,并在影响着整个生态。

我们怎么去美好的未来?

那抵达更美好的未来我们做什么,未来一定是分工重构、社会重构、经济重构、城市重构。浙江搞了小的特色小镇,北京搞了大的雄安新区。我们越来越清晰看到我们正在构筑一张连接未来的创新的生态网....

创新驱动Vs要素驱动。战略上我们要坚定的坚守创新驱动,创业发展也好,企业发展也好,没有真正的核心的东西,风投不会来找你的。你在市场上也不会得到肯定,不要指望原来的规模扩张,那是大企业的事。

协同合作Vs控制管理。大中小企业要融合发展。未来大的企业内部通过控制管理来发展很重要,但铺天盖地的中小企业很多,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的协同也同样重要。浙江前面30多年发展靠中小企业,靠隐性冠军,在行业里面做深耕的坚守,现在还应如此,要形成顶天立地的大企业和中小企业协同发展的局面。

保护人性Vs放纵物性。现在信息化背景下人工智能很热,但越是如此,我们越要研究人是什么,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要做什么,才能真正找到市场的增长点。

开放包容Vs你死我活。竞争是竞争+合作,一个行业一定有一部分企业是龙头,特别是信息领域的垄断特别厉害,三家企业把70%的市场垄断掉了,他们垄断共造的一个生态圈,但是有些时候对垄断还要管制。

关注功能Vs关注规模。未来城市不再应关注规模,而应关注功能,企业要搞清要利用这个城市的什么功能,而不只是城市市场的规模。

最后我结合自己的思考讲几点可能跟你们有点关系的想法:

第一,保持发展多样性是创新进化的基础。所有的创新都必须有足够的创新的浓度,才能发生质变,杭州在搞科技创新大走廊,这是物理上的。但更重要的是创新活动的多样化。企业多样化经营是个诱惑,但也是创新的基础,因为产品服务和市场对接必须有试错能力,产品做专和企业创新多样化并不矛盾。从宏观看,多样化是我们生存的需要,经营企业既要看到马斯克说的第一性原理的重要,也必须保持多样化的可能。

第二,去中心、扁平化只是假象,保持在线才是发展的根本。你能不能连接市场,在里面找到你的位置,这个是根本。

第三,企业和政府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社会企业成为主要物种。淘宝打假的事情一直以来是困扰他们的,特别是上市之后成为公共企业。所有的企业的梦想都是上市,如果没有类似马云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初心和责任,你这个企业是做不大的。

第四,必须建立有技术归制的万物互联,安全是个大问题。我们看支付宝的发展,就是让你相信,我的钱放在那里变成数字是安全的,而且我被人骗了以后还有办法可以保障我的安全,这才是它发展最关键的一步。未来也是如此,所有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都应注意这一点。

第五,硅基时代保持人性的可爱和自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一定要有人性的思考,不能把未来寄希望于智能机器控制。也许以后可能是个硅基的时代,但人永远是重要的,物的计算不是代替人,而应是让人获得更多的自由。

第六,掌握数据才能做到资源分配的合理化,这个跟刚才讲的在线一样,流量兑现盈利模式的问题,就是数据变成资产的问题。你的数据掌握了、运用好了,我觉得后面的模式空间很大的。

第七,小的企业不要想着变成BAT,要想办法认为你重要的行业产业里面,在生态圈内发挥不可替代的大作用。

第八,文明的新冲突接踵而至,重建新秩序企业任重道远。

最后一句话,确定的未来并不会自动到来,未来已来,靠得是我们在不确定的现在的正确选择。

(作者: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潘毅刚)

责任编辑:李毅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标签: 潘毅刚 双创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新闻中心。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