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观点 > 专家论衡 > 正文

何万篷院长在宁波2049专家研讨会上的发言要点

2018-05-09 09:36:26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2017年8月27日,《宁波市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编制工作专家座谈会》在沪召开。何万篷院长应邀与会,并作了发言。现将发言内容摘录如下:

第一个想法

近现代宁波的发展,始于港口,兴于贸易,迟滞于产业更新,落后于技术变革,归根到底是疏于顶层战略的自我突破。人们看到,过去十多年,宁波的发展状况和城市的名字一样:过于宁静,波澜不惊。在全国一盘棋中的战略权重,有进有退,总体横盘,在培育和催生新的生产方式、新的交易方式、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治理方式等方面,没有涌现出丰富的、多样化的生动样本。用规划人喜欢的语言,就是城市的动感不够,不是先锋城市。如果从规划的四个要件来看,也就是“两预两共”,科学的预见、可操作的预案、广泛的共识、全社会的共同行动,都需要提升和改进。尤其是共识,或者说发展的愿景,尚不清晰,没有形成足够的外部吸引力和内部协同力,没有具有鲜明特色的“城市气场”。

我们看上海,就清清楚楚,在三个时间维度上,到2020年基本建成“四个中心”,到2030年基本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到2040年基本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在此过程中,实现“三个服务”,服务长三角,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蓝图是清晰的,路径是清晰的。

这个共识,或者说发展愿景,是一个好规划4要件中最重要的。要可识别,要可传播。上海下半年有两件大事,一是“一带一路”桥头堡行动方案,我们参与了前期的相关研究工作;一是自由贸易港区建设方案,自由贸易港区的要义是极小范围、极大自由、突破税制、做实离岸、重在转口、服务贸易优先,这实际上揭示了投资贸易自由化的未来趋势。桥头堡和自由贸易港区,将把上海的高能级新开放推到空前的高度,会很快形成全市、全国甚至全球性的共识。这一点特别值得宁波学习。

第二个想法

宁波2049要解决“三大断层”。第一个是产业链的断层。

我们可以用典型产品的零部件数量,来形象比喻产业能级。缝纫机有100个零部件,是10的平方,拖拉机是10的立方,汽车是10的四次方,轮船是10的五次方,高铁是10的六次方,航天航空是10的七次方,是工业文明之花。宁波的工业化进程,走到了造汽车和造轮船,没有进一步升级,存在巨大的断层。

第二个是以小狗经济、块状经济、集群经济为特点的县域经济,没有升级到总部经济、楼宇经济、平台经济、范围经济、粉丝经济为特点的都市经济。经济活动的空间组织形态迭代,存在巨大的断层。从各县市区的角度出发,屁股决定脑袋,都是对的。但是拼合在一起,出现了“合成谬误”,不一定符合大宁波都市区或者宁波大都市圈的整体利益,它往往不是最优的。

第三个是量大面广的原始积累、民间资本,没有转化为建立在诚信体系和风险控制基础之上的现代金融。小平同志的这句话大家都会背,“金融很重要,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而宁波就是在民间资本和现代金融之间,没有很好地搭桥搭过去。

当然,还有其他一些问题。譬如海港、海港,重“港”,轻“海”;城市、城市,重“城”,轻“市”;集中、集中,重要素集聚,轻系统集成。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刚才讲的三大断层。解决三大断层,归根到底要靠产业。

世界范围,产业集聚出现了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在郊区,大尺度,依托大学,搞各类园区,这就是硅谷模式。

第二种,是在中心城区,紧凑型,依托老大楼老物业,通过城市更新促进产业更新,将硅谷的元素引入大街小巷,引入存量空间,所以叫“硅巷”模式。余姚、慈溪,产业更新,就比较紧迫,不能耽搁。繁荣繁华要看中心城区,综合实力要靠余姚慈溪象山宁海。余姚慈溪要在存量空间上做文章,象山宁海要在增量空间上做文章。我对建设梅山新区是有保留意见的,有效腹地的拓展、创新政策的设计、管理模式的规划等,都不是最优的。可行性和可批性还不是很强。何况,北仑、梅山已经有太多政策叠加在那里了,不一定非争取新帽子不可。

第三种,是在风景秀丽的地方,通过交通基础设施和信息化基础设施,提供郊野公园一般的景观条件和城市级的公共服务,将旅游观光人口就地转化为创新创业人口,这个叫做“波兹曼”模式。国内最典型的,就是杭州的城西科技创新走廊,30公里长、绵延300平方公里,由两个科技城和若干个特色产业小镇,将“有风景的地方兴起新经济”的理念体现得淋漓尽致。

宁波有条件实践这三种模式,尤其是“波兹曼”模式。杭州有城西科技创新走廊,宁波可以搞一个包括梅山在内、由梅山引领的“环象山港创新湾区”。这个区域完全在宁波市域内,整合的操作性强,比杭州湾、三门湾,要容易推进。而且,既是大湾区,又是大通道,还是大花园,更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示范区和主阵地。但是,必须要注意,不能陷入资源依赖和业态纯化的境况。港口是资源,风景也是资源。要依托资源,超越资源。另外,业态纯化,可能导致功能退化。都要警惕。

结合宁波的空间特点,“硅巷”、硅谷、“波兹曼”,分别就是拥江、揽湖、滨海。

第三个想法

乡村的理想是城镇,城镇的理想是城市,城市的理想是都市,为什么大家有这样一种路径向往。到2049,宁波这个大都市的价值是什么?我觉得是一种美好的供给,大都市必须提供比一般城市更美好的供给。这个供给,就是绝对便利(包括投资贸易便利化、生活消费便利化、科学创新便利化等等),然后是相对便宜(也就是资源要素的高集聚,可获得就是便宜),最后是全面安全。绝对便利、相对便宜、全面安全,是关于宁波2049的最朴素的诉求。面向2049,我们预判形态和业态,可能底气不足,但是预判以上12个字,相信是能立得住的。

第四个想法

宁波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或者,什么力量推动她走向2049,并且能脱颖而出?我觉得就是linkage,宁波连通周边、链接全球的能力。譬如宁波人和上海的关系,宁波-舟山港和世界的关系,等等。国际化,应该是宁波市场经济高级化的动力源。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流量经济。而“一带一路”就是希望互联互通、共建共享、“流留结合、以流促留”。这是宁波最大的战略机遇。

宁波的“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方案,必须克服市区思维有余、市域思维不足,当先思维有余、未来思维不足,孤岛思维有余、世界岛思维不足的问题。我对宁波是充满信心的。信心来自国家战略的聚焦、市场需求的引领、现实基础的支撑和客观发展规律的推动,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前瞻意义、创新意义、总成意义上的城市总体规划。

作者:何万篷(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院院长、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来源:前滩综研

责任编辑:李毅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新闻中心。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