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观点 > 专家论衡 > 正文

任泽平点评12月物价数据:你看到的是假通胀

2020-01-10 16:05:18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中国2019年12月CPI同比4.5%,预期4.7%,前值4.5%;PPI同比-0.5%,预期-0.3%,前值-1.4%。

中国2019年CPI同比2.9%,前值2.1%;PPI同比-0.3%,前值3.5%。

解读

1 你看到的是假通胀,经济低迷,货币偏紧,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形势判断事关大政方针和国计民生

1)近期CPI快速攀升,接连破3破4,引发市场严重分歧和大讨论,货币政策陷入两难。自2019年中期以来,有观点认为这是通胀,必须收紧货币政策,甚至举出上世纪80年代沃尔克大幅加息遏制通胀的例子,可谓拿着鸡毛当令箭,学了点皮毛就出来看病,丢人事小误国事大。

我们旗帜鲜明地提出,“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不能为了一头猪牺牲整个国民经济”,“该降息了”,“该降准了”,“该出手了”。看病还得老中医,从事了20多年宏观经济形势分析,历经学术研究、公共政策研究、商业研究,深感科学客观专业理性精神的重要,多经历几个周期之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要不断学习进化。

为什么你看到的是假通胀?为什么当前物价形势的主要矛盾不是通胀而是通缩?

虽然对如何定义通胀学界有一定分歧,但是一般性的共识认为:通货膨胀(inflation)是指货币供给大于货币实际需求(超发),引起物价持续而普遍上涨的现象,也即购买力下降,货币贬值,社会总需求大于社会总供给,MV=PQ。

当前M2增速只有8%左右,货币创造因为去杠杆、去影子银行、房地产融资收紧而严重受阻,以“M2-名义GDP增速”所代表的货币数量供给水平处在历史低位,以“加权贷款利率-PPI”所代表的实际利率水平不断攀升,均表明货币金融环境偏紧,加之所有制歧视,流动性分层,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贵,房地产融资过度收紧,货币金融环境不具备通胀条件。当前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全面放缓,2019年前三季度GDP同比6.4%、6.2%、6.0%,经济持续下行,表明社会总需求不足,经济基本面也不支撑通胀。

事实上,本轮“假通胀”是超级猪周期引发的物价局部性上涨,环保限养扩大化一刀切、非洲猪瘟疫情扩散、规模化养殖替代中小养殖户、新一轮猪周期内生上涨动力等因素导致猪肉供需缺口扩大,价格暴涨。

经济实际上是通缩,事实是比较清楚的:虽然2019年12月CPI同比4.5%,但是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只有1.4%,尤其是PPI负增长,同比-0.5%,持续处在通缩区间,导致企业利润和财政收入压力较大。

对物价形势的判断关系到财政货币政策取向,以前货币当局就犯过类似的错误,在经济持续下行背景下因为猪周期上涨而选择加息、导致实体经济雪上加霜。我们认为,短期经济的主要矛盾是总需求不足,宏观政策应加大逆周期调节,把稳增长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大搞减税基建,货币政策适度降息降准支持实体;长期扩大改革开放提升潜在增长率,拿出第二次入世的勇气。

财政政策要更积极,平衡财政转向功能财政,上调赤字率和专项债发行规模,大力支持减税和基建,放水养鱼,扩大内需。在货币政策效果有限的情况下,财政政策应承担更大责任,且财政政策是结构性政策,可以解决货币政策难以解决的结构性问题。

货币政策要进行正常的逆周期调节,不大水漫灌,该降息降息,该降准降准,引导实际利率下行;疏通利率传导机制,改善流动性分层,消除所有制歧视,纠偏房地产融资过紧,对刚需和改善型需求给予重点保障,从宽货币转向宽信用。

房地产政策从过度收紧回归中性稳定,中央的定调是“三稳”,不是“三松”也不是“三紧”。老成谋国是时间换空间,一方面要防止货币放水刺激资产泡沫,另一方面也要防止过度收紧主动刺破引发重大金融风险。过度遏制房地产合理的融资不仅加重经济下滑,而且加重经济金融风险。房地产一半是金融,一半是实体经济,是制造业,带动的上下游产业链条较长,有必要推动改革更多地发挥其实体经济的功能,回归居住属性和制造业属性。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放水刺激到过度收紧。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利用时间窗口推动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关键是金融稳定和人地挂钩,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最根本还是要扩大改革开放,放开市场准入,恢复企业家信心,激发新经济、服务业等新的经济增长点,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积极性。对内对外一视同仁开放,建立公平竞争透明的市场环境,对外资开放的同时对民企开放,消除所有的所有制歧视,提振各类企业家和投资者信心。

2)2019年12月CPI同比4.5%,与11月持平,主要推动力仍是食品尤其是猪肉价格大幅上涨。猪肉价格上涨97.0%,影响CPI上涨约2.34个百分点;此外,鲜菜价格上涨10.8%,影响CPI上涨约0.26个百分点,但主要受短期天气因素影响,不具备持续性。

12月CPI环比0%,猪肉价格下降并带动替代品相关肉类价格下降,鲜菜、鲜果和油气价格上涨。随着生猪生产开始恢复、进口增加、政府储备投放力度加大,猪肉供需矛盾有所缓解,价格由11月上涨3.8%转为下降5.6%。受猪肉价格下降影响,牛肉和羊肉价格涨幅分别由2.8%和1.3%回落至0.1%和0.2%,鸡肉和鸭肉价格分别由上涨4.3%和3.6%转为下降4.9%和1.9%。但是,受冷空气及大范围降雪影响,鲜菜、鲜果生产和储运成本增加,价格分别上涨10.6%和0.6%;受调价影响,液化石油气价格上涨4.0%,汽油和柴油价格均上涨1.4%。

2019年CPI同比2.9%,为2011年以来最大年度涨幅,主要受超级猪周期推动。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同比仅为1.6%,非食品CPI同比1.4%,均自2017年以来持续下行,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

预计2020年CPI同比约3.5%,前高后低。1月由于春节错位及需求旺盛可能突破5%;上半年猪周期仍强,CPI将保持在4%以上的高位;下半年受猪肉供给恢复和翘尾因素消退影响出现较大幅度回落。中东局势变化和原油价格波动是潜在冲击。

3)2019年12月PPI同比-0.5%,降幅较11月收窄0.9个百分点,主因翘尾因素由-1%回升至0%;环比由11月的-0.1%回升至0%,主因油气涨价、前期财政货币政策的滞后效果显现、中美贸易摩擦暂缓、制造业PMI短暂回升。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环比上涨3.8%,较11月扩大3.7个百分点;燃气生产和供应业上涨2.2%,扩大1.1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环比由-1.0%回升至0.7%。此外,专项债提前加快发行、地方储备项目较多叠加暖冬天气,基建预期较好,基建类建筑业PMI大幅上升,带动黑色、有色金属冶炼业环比由降转涨,非金属矿物加工业环比仍较高。

预计2020年PPI同比约0.1%,由负增长缓步回升至0以上。翘尾因素拖累消退,逆周期调节基建投资托底,库存水平较低,主动去库存力度减弱。但考虑到内外需疲软,PPI仍有掉落负区间的通缩风险。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疲软,总需求不足,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及时有效对冲,加强逆周期调节。

4)2019年,我们在市场充满争议的时候,前瞻性鲜明提出:“经济形势严峻”、“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不能为了一头猪牺牲整个国民经济”、“该降息了”、“该降准了”、“该出手了”。在这次大讨论中,有观点认为由于猪通胀应该收紧货币政策。但是央行在连续降息以后,于2020年1月1日再度全面降准,验证了我们的前瞻性判断。

近期制造业PMI和PPI数据短暂回升,有人据此认为经济已经企稳回暖,但我们认为这只是短期弱企稳,中期形势依然严峻,在推动真改革、释放新红利前,不应轻言轻信。2020年初财政货币政策将再度集中发力,贸易摩擦短期缓和,一季度经济短期企稳;2020年中将再度下行。房地产投资受融资收紧影响处在下行通道,基建年初发力制约后续回升空间,居民部门高杠杆率等因素制约消费回暖,美国经济增长动能趋弱、贸易摩擦仍有反复可能,企业家信心不足,改革进入深水区,新旧动能转换不畅。应充分估计当前形势的严峻性,增强忧患意识和危机感,该出手了。

2 猪肉价格继续推高CPI,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鲜菜价格受天气影响短暂上升,预计2020年CPI同比约3.5%,前高后低

2019年12月CPI同比4.5%,与11月持平,主要推动力仍是食品尤其是猪肉价格大幅上涨。12月食品烟酒类价格同比上涨12.9%,影响CPI上涨约3.82个百分点。畜肉类价格上涨66.4%,影响CPI上涨约2.94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上涨97.0%,影响CPI上涨约2.34个百分点;鲜菜价格上涨10.8%,影响CPI上涨约0.26个百分点;牛肉、羊肉、鸡肉、鸭肉和鸡蛋价格上涨7.3%-20.4%。而非食品CPI同比仅为1.3%,核心CPI同比1.4%。

12月CPI环比0%,猪肉价格下降并带动替代品相关肉类价格下降,鲜菜、鲜果和油气价格上涨。随着生猪生产开始恢复、进口增加、政府储备投放力度加大,猪肉供需矛盾有所缓解,价格由11月上涨3.8%转为下降5.6%。作为替代品的牛肉和羊肉价格涨幅分别由2.8%和1.3%回落至0.1%和0.2%,鸡肉和鸭肉价格分别由上涨4.3%和3.6%转为下降4.9%和1.9%,鸡蛋价格下降5.5%,降幅扩大4.8个百分点。但是,受冷空气及大范围降雪影响,鲜菜、鲜果生产和储运成本增加,价格分别上涨10.6%和0.6%;受调价影响,液化石油气价格上涨4.0%,汽油和柴油价格均上涨1.4%。

2019年CPI同比2.9%,为2011年以来最大年度涨幅,主要受超级猪周期推动。环保限养扩大化一刀切、非洲猪瘟疫情扩散、规模化养殖替代中小养殖户、新一轮猪周期内生上涨动力等因素导致猪肉供需缺口扩大,价格暴涨。2019年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同比仅为1.6%,非食品CPI同比1.4%,均自2017年以来持续下行,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

预计2020年CPI同比约3.5%,前高后低。1月由于春节因素可能突破5%,上半年保持在4%以上的高位,下半年受猪肉供给恢复和翘尾因素消退影响出现大幅回落。中东局势变化和原油价格波动是潜在冲击。

3 PPI同比受翘尾因素影响降幅收窄但仍负增长,环比受经济弱企稳由负转平,中期仍有通缩风险

2019年12月PPI同比-0.5%,降幅较11月收窄0.9个百分点,主因翘尾因素由-1%回升至0%;环比由11月的-0.1%回升至0%,主因油气涨价、前期财政货币政策的滞后效果显现、中美贸易摩擦暂缓、制造业PMI短暂回升。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环比上涨3.8%,较11月扩大3.7个百分点;燃气生产和供应业上涨2.2%,扩大1.1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环比由-1.0%回升至0.7%。此外,专项债提前加快发行、地方储备项目较多叠加暖冬天气,基建预期较好,基建类建筑业PMI大幅上升,带动黑色、有色金属冶炼业环比由降转涨,非金属矿物加工业环比仍较高。

预计2020年PPI同比约0.1%,由负增长缓步回升至0以上。翘尾因素拖累消退,逆周期调节基建投资托底,库存水平较低,主动去库存力度减弱,PPI同比将小幅回升。

但考虑到内外需疲软,PPI仍有掉落负区间的通缩风险。消费、投资、出口三驾马车疲软,总需求不足,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第一,消费受居民收入增速放缓和高杠杆率抑制。经济增速逐年下行,居民收入增速放缓,预算约束收紧,消费谨慎;居民部门杠杆率较高,债务负担和利息支出压力较大,同时消费性贷款增速放缓,超前消费受到抑制。第二,投资不振,基建反弹弱,制造业投资低迷,房地产投资缓慢下行。基建投资受地方政府财力不足和严控隐性债务制约;制造业投资受出口下行、利润下滑、中长期贷款占比偏低影响;房地产投资受融资和监管政策收紧、销售降温、土地购置负增长影响,未来将缓慢下行。第三,出口受全球经济周期下行叠加中美贸易摩擦冲击负增长。全球经济周期下行,出口订单减少;中美贸易摩擦升级,部分订单和产业链转移。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应及时有效对冲,加强逆周期调节。

4 经济只是短期弱企稳,中期形势依然严峻,应充分估计当前形势的严峻性,增强忧患意识和危机感,该出手了

2019年,我们在市场充满争议的时候,前瞻性鲜明提出:“经济形势严峻”、“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不能为了一头猪牺牲整个国民经济”、“该降息了”、“该降准了”、“该出手了”。在这次大讨论中,有观点认为由于猪通胀应该收紧货币政策。但是央行在连续降息以后,于2020年1月1日再度全面降准,验证了我们的前瞻性判断。

近期制造业PMI和PPI数据短暂回升,有人据此认为经济已经企稳回暖,但我们认为这只是短期弱企稳,中期形势依然严峻,在真正的改革开放红利释放前,不应轻言轻信。2020年初财政货币政策将再度集中发力,贸易摩擦短期缓和,一季度经济短期企稳;2020年中将再度下行,房地产投资受融资收紧影响处在下行通道,基建年初发力制约后续回升空间,居民部门高杠杆率等因素制约消费回暖,美国经济增长动能趋弱、贸易摩擦仍有反复可能,企业家信心不足,改革进入深水区,新旧动能转换不畅。

每个阶段的宏观经济形势都有一个主要矛盾,要抓主要矛盾,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关键是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拿掉猪以后都是通缩”,“不能为了一头猪牺牲整个国民经济”,要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财政优于货币,货币政策的关键是宽信用。

应充分估计当前形势的严峻性,增强忧患意识和危机感,该出手了:

1)经济增速换挡过程中并不天然存在中速增长平台承接,经济下行有可能没有底,比如拉美、东南亚经济体“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历史统计表明成功的概率只有10%。必须要在市场化大方向下进行艰苦卓绝的改革努力,要对形势严峻性有充分的估计和紧迫感,不能被动接受经济下行,任其自然下滑。经济潜在增长率只是一种潜力和可能,只有通过市场化改革才能实现,只有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性才能实现,等是等不来的。

2)当前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不在外部,而在内部,不是周期性问题,主要是体制性和结构性问题,出路也在于内部的改革开放,以改革的办法稳增长。中国过去40年的成就,宏观上取决于从计划到市场,微观上取决于从国企低效率到民营经济和外资经济发展壮大,从而提升全要素生产率。

3)增强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高度重视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过程中正在接近的风险和危机,事物的发展不是线性,而是非线性的,如果矛盾积累到临界点,将发生螺旋式效应。

4)当前保不保6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保住中国经济的信心和希望!保住企业家的信心和活力,保住地方政府的积极性!不要以为消耗改革开放40年的家底就是中国经济的韧性,不要等到信心磨没了、百业萧条、万马齐喑的时候再出手,要尽快通过市场化导向的新一轮改革开放激发百舸争流、千帆竞发、万马奔腾!

(本文作者介绍: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曾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

来源:新浪财经

责任编辑:李毅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质的信息传递及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识产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