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收藏 > 收藏名家 > 正文

古籍收藏大家李盛铎:闻有旧书出售必亲往

2016-10-26 13:55:50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

唐 心经 中国书画专场 李盛铎鉴藏印:德化李氏凡将阁珍藏

\

宋周邦彦撰 详注周美成词片玉集十卷 木斋、李盛铎印、振铎藏书

\

珠神真经 李盛铎木犀轩精刻本

\

“木犀轩”藏书是清末民初北方三大著名藏书楼之一,在中国藏书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清末民初的政客兼藏书家李盛铎以其特有的经历,在中国藏书史上写下了独特的一笔。

李盛铎不仅是大藏书家,毕生手不释卷。而且是校勘学,版本学大家。袁克文、付增湘等都对他执弟子礼。年青时协同父亲编著过《木犀轩丛书》及《续刻》等。收藏 与研究相长,李氏对他的藏书编有多种书目:《木犀轩收藏旧本书目》手稿一册,收录善本书600余种。现在“木犀轩”的全部藏书归北京大学图书馆所有。

祖辈数代以“木犀轩”藏书 至李盛铎时期达到顶峰

“木 犀轩”是李盛铎家族藏书的总堂号。始建于道光初年,由李盛铎的曾祖李恕建造,位于今江西九江潭家坡庐山的莲花峰下。“木犀轩” 藏书历经李家几代人的辛苦收藏,到李盛铎这代使其藏书达到辉煌的顶峰。藏书达9000多部,58000余册。随着藏书的增多和仕途的升迁,李氏又分别建造 藏书楼分类安置藏书。名曰建初堂、甘露簃、俪青阁、古欣阁、庐山李氏山房,两晋六朝隋唐五代妙墨之轩、蜚英馆、延昌书库、凡将阁,麐嘉馆等等。其晚年的天 津寓所,仍以“木犀轩”为名。

李盛铎是清末民初著名的藏书大家,精于目录校雠之学。故其“木犀轩”藏书质量水准都远远高于当时的其他藏书家。是晚清、民国时期北方三大藏书楼中最具代表性的藏书楼。

“木犀轩”承继了李盛铎曾祖、祖父、父及其四代的优秀收藏。其曾祖李恕,著有《邺架堂家训》、《偏方撮录》等书。喜好藏书。建造“木犀轩”用来做藏书楼,藏书达十万卷之多,后来毁于兵燹之灾。

其祖父李文湜曾任奎文阁典著,执掌宫廷典藏之事。常年督漕运船跑外。家产富足,经常救济穷人,有善士之名。著有《庐山名僧传》、《慎余堂说隽》等书。

其 父李明墀,著有《抚湘奏稿》、《抚闽奏稿》、《晋斋尺犊》等书。李明墀不仅喜好写书,还喜好藏书和刻书。开刻书坊,刊刻书籍。刻有《范字集略》,《木犀轩 丛书》26种,《木犀轩丛书续刻》6种等。藏书数达十万卷之多,恢复了“木犀轩”藏书旧貌。1886年李明墀去世,其家族的重任就落到了家族唯一的男丁李 盛铎的身上。

李盛铎出生在江西省德化县(今九江)潭家坡一个富裕的仕宦之家。李氏的伯父李明壎由举人转年连捷成进士,一直是他的榜样。李盛 铎从小就饱读诗书,幼年时喜欢小说、武术和算卦,阅读大量武功和遁学书籍。在青年随父在湖南、福建巡抚任上时就开始购买海内外古籍。曾于光绪十三年初 (1887) 出巨资引进十几部国外的印刷机,在上海英租界开办印刷厂,取名“蜚英馆”。刊印有《资治通鉴》,《三希堂法帖》,《段注说文解字》等等。于光绪十五年 (1889年)放弃“蜚英馆”生意,进京赶考,考取光绪己丑科一甲二名进士,使李家再次光耀门楣。从此打开了他的仕途大门。

藏书中有罕见的佛教经典古刻本 晚年以“居士”自称

李盛铎一生从政,“木犀轩”藏书与其家族四代的藏书积累息息相关。主要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他祖父的收藏;一部分是其父早年购得的袁芳瑛卧雪庐藏书;但最主要部分是他用半个多世纪的毕生收藏。总计达一万多种。内容包涵经史子集四部,数量多、质量高、内容广。

他从年轻时就喜好读书、藏书。经常多方访书、求购。不间断地购书。常常亲往书肆厂甸购书。由于清末民初社会动荡,许多著名的私家藏书散入厂市。他闻有旧书出 售必亲往。不惜重金。因遇好书价贵时,曾借抄或让子侄辈抄写珍惜版本,有过让子女和亲属三天之内抄完一书的经历。他还影抄部原版书籍,以存其原貌。知其爱 藏书,京津一带的书商常登门荐书。逐渐使其藏书丰富起来。

木犀轩藏书中有宋本180余种,元本50余种。明刊本1400余种。收有袁氏卧雪 楼、商邱宋氏、曲阜孔氏、聊城杨氏、意园盛氏、宁波范氏、四明卢氏、巴陵方氏等多方名家藏书。颇多宋元旧椠。在版本史和印刷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宋本有: 开辟注疏合刻最早版的南宋两浙东路茶盐司刻本《周礼注疏》;南宋伪孔传最早大字本《尚书》;南宋建阳刻本《史记集解》、南宋建阳刘之问刻本《汉书》、南宋 建安黄善夫刊本《后汉书》、宋嘉定汀州刻本《数术记遗》、《五曹算经》、《外台秘要方 》、《伤寒论注解》、《世医得效方》、还有宋本《礼记正义》、《唐六典》、《说苑》、《太平御览》、《册府元龟》、《孟东野诗集》、《孟浩然集》、《山谷 大全集》、《论语》等。

元本有延祐七年圆沙书院刻本《山堂先生群书考索》,《永类钤方》,《孙真人急备千金方》等。

明刊本《王氏脉经》《新刊铜人针灸经》;崇祯历书原本《浑天仪说》。均为难得的珍本秘籍,涵盖丰富,可补《四部存目》之外,其中收藏的明代野史,颇多清代禁书。

在 他藏书中还有罕见的佛教经典古刻本,北宋东禅寺大藏;毗卢大藏;思溪圆觉藏;债砂藏以及明代的南藏、北藏、径山藏等。如:北宋本《大方广佛化严经》、《大 般涅盘经后分》宋刊本《佛说优填王经》、《辩意长者子所问经》、《不空羂索神变真言经》;元刊本《佛说最上根本大乐金刚 不空三昧大教王经》。对宗教史学的研究可资借鉴。李盛铎在母亲去世后曾在武昌归元寺守孝,研读《大藏经》等佛学经典,所以晚年亦以居士自称。

滞留日韩多部古籍 以他之手原貌西归

李 盛铎早在青年时随父在湖南巡抚任上时就与日本人岸田吟香相识,开始购买海外古籍。后来在出使日本时,又得到日本目录学家岛田翰的帮助,购得多种日本古刻 本,古活字本,旧抄本及朝鲜古刻本,总计有1110部,5840册。约占李氏藏书的九分之一。以医家类和释家类居多。内容包括流传到日本的宋元本;日本和 高丽当地的版本等,且均为国内比较罕见的本子,十分珍贵。如日本江户时代影宋抄本《太平圣惠方》100卷,宋本《医说》、传抄日本卷子(宋)本的《杨氏家 藏方》、《魏氏家藏方》、《养生》、《食禁》、《小儿方例》等。可见其质量之高。

日本元和七年(明天启元年)铜活字本《新雕皇宋事实类苑》 为日本后水尾天皇敕板官书,亦为国内久佚之书。日本庆长四年(明万历二十七年1601年)活字本《标题句解孔子家语》,是日本德川家康氏据元泰定元年苍岩 书院刊板排印的,后附元人所辑《新刊素土事纪 》、《圣朝通制孔子庙祀》,俱为罕见。朝鲜中宗朝用乙亥字排印的《圣宋名贤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明成化年朝鲜铜活字本《格斋赓韵唐贤诗》,此书是丰臣秀 吉入侵朝鲜后劫掠的,有日本“养安院”藏书印为证;这些亦为国内罕见之书,由此可见其藏书之原貌。

他在日本还曾出资刊印罕有本:日本弘化四年复刻宋越州本《尚书正义》百部。填补国内失传的善本。这些日本、朝鲜古本,可用于研究中国与日本、朝鲜之间的关系。

以上是其为丰富个人的收藏而客观上为古籍西归做出的贡献。使滞留于日本、朝鲜的我国古籍得以原貌回到本土,嘉惠学人,又补国内原文之不足,又可校勘久存之误,为古文献的校勘做了贡献。

来源:新浪收藏

责任编辑:林骢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标签: 李盛铎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质的信息传递及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识产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