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收藏 > 专家解读 > 正文

大历元宝外郭暗八仙纹样合背大钱

2018-05-11 14:47:06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一统大唐、盛世辉煌——代宗朝祭祀大钱03

“大历元宝”外郭暗八仙纹样合背大钱

北国盈泉

前面展示了大小两种“大历元宝”阴刻花纹大钱,下面再介绍一种纹饰比较特殊的祭祀大钱。这枚钱币是团长泉友提供的藏品。直径96毫米,亦为宽缘细郭形制,穿孔稍大,合背。两面钱文书法相同,皆为隶书旋读“大历元宝” 四字,书法与前面介绍钱币大同小异。说这枚钱币纹饰特殊,是因为钱币两面外郭上均加铸了暗八仙纹样。

八仙是中国民间传说中广为流传的道教八位神仙。对八仙的组成说法不一,有汉代八仙、唐代八仙、宋元八仙,所列神仙各不相同。至明代吴元泰《东游记》始定为铁拐李(李玄)、汉钟离(钟离权)、张果老(张果)、吕洞宾(吕岩)、何仙姑(何琼)、蓝采和(许坚)、韩湘子、曹国舅(曹景休)八位神仙。而“暗八仙”则是一种由八仙派生而来的宗教纹样,以八仙各自所持之物代表各位神仙。

这枚钱币的出现,可证唐代已有“暗八仙”之说。可是我们在这枚钱币上所见暗八仙纹样却与明代以来的暗八仙纹样有所不同。这说明唐代不仅八仙的组成与后世是不尽相同的,其所持宝物也有不同。这枚钱币上的暗八仙纹样依次是车子、钱串、横笛、阴阳板、团扇、莲花、方胜、法螺。其中只有横笛、阴阳板、团扇、莲花仍为明代以后的暗八仙纹样所继承,笛子是韩湘子的手持之物,阴阳板是曹国舅的手持之物,扇子是汉钟离的手持之物,莲花是何仙姑的手持之物。这就出现了三个问题:第一,唐代八仙究竟是由那些成员组成的?第二,车子、钱串、方胜、法螺分别是哪位神仙的宝物?第三,横笛、阴阳板、团扇、莲花所对应的神仙是否与后世相同?笔者对道教缺乏研究,也不想花费更多精力去探究这么复杂的问题,对这些问题实难作答。但笔者感到铁拐李历来被列为八仙之首,据说是隋朝人,唐代已经出现,其腿脚多有不便,那部车子或许就是为他备下的。至于张果老,历史上实有其人,《新唐书》和《旧唐书》皆有传,唐开元年间《唐玄宗敕封仙人张果记》记载其为“邢州广宗人也”。这样一个人物,不可能不入八仙之列。后世将渔鼓描绘成其手持之物,但在这枚钱币上没有这种物品。钱串、方胜、法螺三者不知何为张果老的宝贝?吕洞宾被全真道奉为“纯阳祖师”,在道教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可是他唐咸通中才科考及第,曾当过两任县令,这都是大历年号之后的事,所以应该与这枚钱币所列八仙无关。蓝采和据说为唐末至五代时 人,在世时间也比较晚,应该也与这枚钱币无关。韩湘子据说是韩愈侄孙,韩愈生当代宗大历之世,韩湘子应比韩愈更晚。这枚钱币上虽有笛子纹样,应该先是唐代某位八仙之物被后来的韩湘子所继承。明代以后八仙中出现最晚的当数曹国舅。这枚钱币上虽有阴阳板纹样,但绝不会与曹国舅有关。因为曹国舅是宋仁宗曹皇后的弟弟,他的影子不可能出现在唐代钱币上。宋代和唐代同样信奉道教,而曹国舅身为皇亲国戚,被宣传被神化而取代某位八仙的位置在中国社会也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但不知那位受委屈被拉下神坛的唐八仙是何许人也。

从这枚钱币上的暗八仙纹样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印象:八仙是代表道教神仙形象的群体,各自都有鲜明的性格特征和济世方法。在形成过程中会不断被更完美、更适合道教要求的新形象所取代。而暗八仙则是表现这些神仙形象的辅助手段,作用突出的即使神仙发生了接替也会被保留和继承,不适合的也同样会被取代。这枚钱币是重要的历史证物,相同纹样的祭祀大钱宋代嘉祐年间亦有见,说明唐八仙一直延续到宋代前期都没有改变。更深入的研究,还是留待宗教问题专家去推进吧。

X

团长泉友集藏的“大历元宝”外郭暗八仙纹样合背大钱,直径96毫米,穿宽19.5毫米,厚9毫米,重437.8克

\

晋泉台泉友集藏的“大历元宝”背上月外郭缠枝凌霄花纹大钱,直径95.9毫米,穿宽19.2毫米,郭宽15.9毫米,厚8.9毫米,重431.0克

自行车泉友集藏的“大历元宝”外郭蝙蝠牡丹纹大钱,直径72.43毫米

自行车泉友集藏的“大历元宝”外郭蝙蝠牡丹纹大钱,直径72.43毫米

来源:新浪收藏

责任编辑:林骢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新闻中心。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