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书画 > 展览推荐 > 正文

迹象——陈子胄的绘画艺术

2017-07-07 10:00:00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02615.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03159.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06870.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08211.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10789.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12729.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14872.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16189.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17287.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19163.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21748.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22426.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25476.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27532.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29340.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32836.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33191.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35613.jpg

  • http://www.zjs.org.cn/uploadfile/2017/0707/20170707101237953.jpg

未干的墨迹

杨参军

今年大年初六,我约子胄来到安徽歙县的渔梁坝写生基地画画,那里由我的老朋友方先生主持,自然有吃有住,甚是开心。

视觉的冲动对于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刚到基地时,我便被院中的几株紫竹所诱,第二天一早便拿笔就涂。然而,冲动是一回事,能否画好却是另一回事。其实,冥冥之中,我知道自己视觉中有一个隐秘的情节,就是希望在描绘紫竹中,寄托心中对传统文人精神中的一种想象,并以此挑战自己习惯性的描绘方式。然而,我经常在这挑战中遇到败绩。因为挑战自己的习惯实在是件困难之事。也是如此,既然画不好竹子,就又出门画那些大山大水去了。然而,陈子胄却对准了那几株紫竹画了好几天,直到结束,也没有离开院子。白天油画布上抹,晚上宣纸上涂,让我很是好奇。

子胄画景,从不挑拣角度,更不会被对象的真实性所囿,所以基地中的几株紫竹和芭蕉,古朴的屋顶和老墙,在他不同的视觉转换中,都成为了可以反复表现的主题。他也常乾坤挪移,将远处的物体拉到前台,并在这转换之中营造出自己的画面结构。

子胄画画敢于下笔,总是在不经意间,在松节油流淌中,在奔放的用笔和油彩的厚薄表现里寄托自己的情怀。几年前,他所画的“船坞”系列,画面的“雨痕”成了他鲜明的特色。那静静停泊的大船,在油淋的印迹中,仿佛在述说着陈年的历史,给人一种沉甸甸的遐想。后来这种“雨淋”的痕迹又被他反复用在了对荷的表现上,同样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近年来,陈子胄又开始了水墨画的尝试,并自学篆刻,这又让我大吃一惊。坦率的说,在宣纸上画画是我很惧怕的。因为我自认无法把握笔墨在宣纸上的流动。但子胄却悠然自得于彩墨间,他的那些以花为主题的彩墨作品,不囿成法,大胆妄为,墨色铺底,厚涂覆盖,色彩艳丽而不失厚重的笔触,同样给人一种新颖的视觉感受。

今天,油画和中国画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困惑,油画以其丰富的表现力而受人喜爱,但在图像的泛滥和西方深厚的写实传统和现代主义样式面前,举步维艰。而中国画也每每深陷于中国传统程式与当代个人风格建造的困顿之间。这其中,作为以油画为基础的子胄也同样常陷入这种危机之中。在此,他努力以写生的姿态,重回直观之中,让视觉引领着他的内心表现,并试图在无成见的描绘中呈现胸中之象,他肆无忌惮的挥舞着手中的大笔,在油与色,墨与彩的世界里游弋。

当然,冲动很重要,它引领着我们将画布和白纸变成了绘画,同时也抒写了心中的一种审美激情,它让我们经常处在忘我的充实之中。然而,作为艺术家,需要面对的是如何将冲动的感性和深沉的理性相结合,从而使画面达到一种更高的境界,使油彩和墨迹成为承载精神的耐人寻味的语言。好在子胄的墨迹未干,还可以不断调整和深化。艺无止境,子胄还有许多漫长而艰难的路程要走。

(作者系中国美院绘画艺术学院院长、中国美协油画艺委会副主任、浙江省油画家协会主席)

来源:宁波美术馆

责任编辑:吴三闰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新闻中心。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