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书画 > 赏析评论 > 正文

明清合作扇面刍议

2019-08-09 09:28:15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折扇的功能由实用性而演变为观赏性,目前所知存世最早的作品是明代宣德二年(1427年)由明宣宗朱瞻基创作的《松下读书图扇面》。在此之后,广泛应用于书画创作中,则是出现在“吴门画派”兴盛时的明代中期。据研究表明,在折扇上写字作画是在明代中期即成化年间开始兴起,在万历和崇祯年间开始广泛流行。这种状态从明代中期一直延续至今,而艺术活动区域亦由吴门地区占主导扩展至全国各地。有意思的是,在从扇面书画兴盛的明代中期到清代晚期的三百余年历程中,合作扇面书画断断续续出现,折射出不同时代的风尚。

合作书扇盛行的两个时期

合作书法扇面出现在两个时期,一为明代中后期,一为清代后期。在现存的明清扇面书法中,其他时期出现的合作扇面极少,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明代中后期的合作书扇集中在吴门地区,且都为折扇面。据不完全统计,明代这些合作书扇者,主要有唐寅、文徵明、周天球、王宠、王榖祥、黄姬水、文嘉、文彭、陆师道、顾德育、文元发、陆安道、钱榖、彭年、张凤翼、杜大中、薛明益、杜大绶、文从龙、王穉登、陈汸、袁衮、陈鎏、葛应典、薛益、文从简、陆广明等数十人,其中以文氏家族中的文嘉、文彭、文元发、文从简等出现的频率最高,其次则为周天球、彭年、杜大绶和张凤翼等。这些合作书扇大多无年款。从其郡望看,几乎均为长洲(今江苏苏州)人;从其年龄看,大多出生于十六世纪初,除仅见的文徵明、唐寅合作书扇外,其他作者大多属于文徵明辈的晚辈。从扇面质地看,多为洒金笺;从书体看,多为楷书或行书,几乎没有其他书体;从书写内容看,多为七言诗,且多为歌咏江南风物者。从这些作品可看出,其诗有自创诗,也有抄录他人诗,但都围绕一个主题;署款均为姓名穷款;印鉴均为朱文印。书写七言绝句中,前两句之后往往另起一行,中间还间隔一根扇骨的空间,结体疏朗。所有作品均无上款,也无年款,且均为小字行书或蝇头小楷。这样的书写模式在其他明人合作书扇中也大抵如此(所不同者,钤印中也有白文方印者,很有一种模式化倾向)。因此,不难发现,这些书写者是在一种极为闲散的状态下创作的。或许是应某位组织者(比如文氏族人如文彭、文嘉等)的邀请,以文氏文人为中心所举行的不定期的雅集中合作完成,也有可能是在一次大型聚会中文人们集中合作而成大量书扇,但更大的可能是应某些艺术赞助人的特殊要求而度身定制。在明代中后期,吴门地区经济、文化都相对发达,文人雅士多雅擅临池,当时王世贞就曾发出过“天下书法归吾吴”的感叹,在此语境下,出现这种极具区域特色的合作书扇现象,也就顺理成章了。

当然,在现存作品中,也发现在明代中后期到清代早期,在吴门地区以外也偶见有合作书扇现象,如浙江嘉善人周鼎和江西清江人陈宽合作的《七律二首扇面》、广东番禺人赵焞夫、戴柱合书的《行草书扇面》即是其例。但从书体看,为行草书;从布局看,较为紧凑丰满;从内容看,也不是纯粹的七言绝句,且在诗歌之外,尚有题识语;从钤印看,既有朱文,也有白文;从书写者来看,仅有两人;从时间看,前者要比吴门地区合作书扇要早近一个世纪,后者则要晚一个世纪。其他如山东新城人王士禄、王士禛合书的《行书扇面》(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浙江海宁人陈元龙、查升等《行草书扇面》。

吴门地区合作书扇的现象持续时间并不长,也并未影响到其他地区。直到三百多年后,在书坛出现另类的合作书扇,才使这种传统得以赓续。这一时期出现的合作书扇,显然已经呈现多元化的局面,无论是艺术家的活动区域,还是扇面的形制、质地、书体等都是如此。如董起庾、崔舜珠、盛均、梁鼎芬、姚礼泰、炎涂、张嘉澍、崔永安合作的《行书团扇》,从质地形制看,是为绢本团扇;从书写对象看,都是为一个叫“逊斋”的人所书写;从书写内容看,都是为“逊斋”所写的应酬诗;从时间看,有准确的创作时间——清光绪七年(1881年)。

这和明代吴门地区的合作书扇显然有很大的不同;再如黄钰、陆懋宗、李文田、汪鸣銮、鲁琪光合作的《楷书扇面》,从质地形制看,为洒金折扇面,颇类明代的吴门合作扇;从书写对象看,都是为一个叫“伯潜”的人所书;从时间看,汪鸣銮署年款为“己巳仲春”(1869年),鲁琪光署年款为“戊辰八月”(1868年),时间跨度半年左右;书体看,为蝇头小楷,这一点也颇类明代的吴门合作书扇。

从这两件扇面可知,晚清时期的合作书扇,大多有上款,很明显是为赞助人或德高望重者所书,带有很显著的应酬性质。这样的合作书扇例证,尚有林召棠、陈元楷、沈史云、蒋理祥、林彭年、李文田合作的《楷书扇面》,翁曾源、柳簃、龚聘英合作的《楷书扇面》和王亦曾、章志坚、程夔、蔡赓年、羊复礼、郑兴梁、吴昌褀合作的《楷书扇面》等。这与明代吴门合作书扇表现出的恬淡、闲适与从容是有霄壤之别的。不过,在清代中期或更早也偶尔出现一些合作书扇,与明代中后期的吴门合作书扇极为相似,如史章、邹光绅、俞嶙合作的《楷、行、隶书诗扇面》即是如此。

最为特别的书画集锦扇

在合作绘画扇面方面,明清时期以俗称集锦扇的书画扇面最为特别。所谓“集锦扇”,是指两人或两人以上合作创作书画扇面,每人的作品相对独立,各自为阵,但整体上又相互交融,成为一件完整的扇面。笔者所见到的集锦扇,最早出现的年代是在明代后期,但并不多见。在书画中普遍出现,则是清代中后期。所出现的集锦扇,大致可分为四类:

一类为同一个画家与不同的书法家合作书画,扇面中所有的画均为一人所绘,而交叉于画之间的书法则为不同的人所书。书法与绘画都是相对独立的,以扇骨的痕迹区别开来。如张岳崧、张维屏、何有书、潘正亨、谢观生合作的《山水书法集锦扇》即是如此。扇面中由谢观生一人绘四幅山水画,每件山水画并无连贯之处,都是独立构图,前三件均未署款钤印,最末一件款署“观生画”。在四幅山水画之间,为张岳崧、张维屏、何有书、潘正亨所书短语。一类为两个或两个以上书画家合作集锦扇,每个人既有书法也有绘画。书画作品相互独立,但又互为关联,这是集锦扇的主要特征。一类为书画均系不同人所创作,相互交叉,一类为全部是绘画,但由三个或三个以上的画家完成,其绘画既有独立构图者,亦有景致连贯者。

当然,如果撇开合作书画扇面不论,仅就集锦扇而言,还有一种纯粹为一人所绘的集锦扇,如谢观生的《松竹仕女等八景集锦扇》即是如此。该扇由谢观生独力完成,并无书法间隔,其画分别为松树仕女、桃竹小雀、幽篁仕女、芭蕉花石、倚栏仕女、柳树菊石、古树仕女、松树梅花,仕女画与风景画相互交叉。也有一些是由同一个人所书不同书体或不同内容的书法集锦团扇,在清代后期短暂盛行过一段时间,如罗文俊《行楷书团扇》、孟鸿光《各体书法团扇》等便属此类。

清代中晚期出现的集锦扇持续的时间也不长,到清代末年几乎就销声匿迹了。其作者集中的地域多在江南和岭南地区,是这一时期艺术经济繁荣与休闲文化鼎盛的象征。他们在咫尺之中尽展其笔墨技巧,将书画由艺术性而转向玩赏性与娱乐性。因其所需要的闲散功夫较多,且需要多人合作完成,在题材及内容上都有一定的约束,故在追求个性与胸中臆气的文人书画家中,这类作品并不流行。不过在晚清时期的合作扇面书画中,尚有一种两人或两人共同营造一个画面的情况。

明清时期书画合作扇面表现出的时代特征,是书画鉴定的主要依据之一。而他们合作扇面表现出的文化背景、书写语境及其艺术特色又是美术史研究中极易被忽略的内容,因此,系统地梳理、探究明清合作扇面书画也就成为美术史研究中的重要一环。

来源:美术报

责任编辑:吴三闰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质的信息传递及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识产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