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首页播报 > 农业 > 正文

价格改革是农业供给侧改革关键一招

2017-03-14 16:05:39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价格改革是农业供给侧改革关键一招

2017-03-14 06:25:36来源:南方都市报(深圳)举报

(原标题:价格改革是农业供给侧改革关键一招)

价格改革是农业供给侧改革关键一招

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

全国两会之高端访谈

初看杜鹰现在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的头衔,很难将他和三农问题联系起来。事实上,曾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的他,长期从事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政策理论研究、参与政策制定,农村改革多项重大决策背后,都有他的参与。

近两年,杜鹰仍然对中国农村改革保持着持续关注,采访中,南都记者能够明显感受到他对三农问题的熟稔和对农民群体深厚的感情。杜鹰坦言,“只靠政府定价,农业没有前景。”

市场定价对农民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但是必须走这条路,否则只靠政府定价机制,农业没有前景。好的现象是农民现在开始跟着市场走了。

引导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是价格信号

南都:粮食等重要农产品的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的改革,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头戏。目前定价机制存在什么问题?

杜鹰:2004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意见》,放开农产品价格,取消当时实行的保护价收购,提出实行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政策。

当时的初衷是为了给农民托底,农民生产出来的粮食按市场价格买卖肯定会有波动,市场价格下跌时,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可以起到托底的作用。政策性收储也确实发挥了很重要作用。2003年,我国粮食年产量到了谷底,才8300多亿斤,随后中国粮食产量连续12年增长。

但是另一方面也要看到,政策性收储在实际操作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价格水平刚性上升。特别是2008年以后,稻谷、小麦最低收购价和玉米的临时收储价年年上调。与此同时,国际市场粮价却一直在下跌,国内外价格出现了剪刀差,国内粮价高于国际市场。

于是,出现了扭曲的现象,一方面国内的粮食增产,库存增加;另一方面又由于国外粮食价格低,粮食大量进口,出现了产量增、库存增、进口量也增的怪象,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同时,由于政策性价格跑到市价上面,加工企业、饲料企业、用粮企业等收购主体就没有入市收购的积极性了,市场一片冷清,出现了所谓“政策市”的现象。

所以说,这样的定价机制和收储制度是难以持续的。2014年国务院决定要改革重要农产品的定价机制,或者叫价格形成机制。

南都:改革的思路是什么?从何处着手?

杜鹰:首先是从棉花和大豆改起。2014年,国家对新疆棉花、东北三省和内蒙古大豆开始实行目标价格改革,同时取消了糖料和油料的临时收储。2015年开始启动玉米价改,2016年启动稻谷价格改革。从目前的情况看,小麦价格改革也势在必行。

改革基本思路是“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分品种施策,渐进式推进”,让价格回归市场,把隐含在价格中的补贴分离出来,财政拿钱直接补给农民。这种方法既能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又能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

南都:这项改革被放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头戏位置上,为什么?

杜鹰:习总书记明确指出,新形势下,农业主要矛盾已经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因此农业也要推进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具体讲,玉米、小麦、稻谷供大于求;同时大豆短缺,大量从美洲进口。另外农产品品质也不行。这些矛盾要解决,就必须对农业进行结构调整,而引导结构调整的信号就是价格,只有价格信号反映了供需关系,才能引导农民按照市场需求来安排生产,所以价格改革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一招。

农产品价改成效显著还要深入推进

南都:目前分品种的改革进展如何?

杜鹰:新疆棉花试点采取目标价格,具体办法是取消收储价格,由市场定价,但同时国家设定一个目标价格,当市价低于目标价格时,国家把两者之间的差额直接补给棉农。现在3年试点结束了,总体看是成功的。从今年起要确定试点后的正式实施办法。有同志建议改成定额补贴,这种思路我是不同意的,定额补贴起不了反周期调节的作用。

比如说,新疆棉花目标价格是1.8万元一吨,而市场价格是1.2万元一吨,中间差6000元由国家补贴。也就是说,当棉花市场价格低的时候,补贴额就大,棉花高价的时候,补贴额就少,这叫反周期补贴。如果改成定额补贴,就弄反了,反而变成价高时多补,价低时少补了。据我所知,多数同志是同意继续采取目标价格补贴办法的,当然具体办法也要完善。国务院很快会做出部署。

东北大豆的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比较复杂,有成功之处,但效果不明显,因为没有解决进口大豆的冲击问题。

东北玉米的价格和收储制度改革跟棉花和大豆改革不一样,2016年取消临时收储价格后直接采取市场定价、价补分离的办法。改革的效果十分明显,超出预期,市价回落,进口量大大减少,各类主体入市积极,把整个产业链都带动起来了。有关部门和地方在收购、贷款、调运、补贴发放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当然,农民也是有痛苦甚至怨言,东北的玉米,原来最高临时收储价格是1.12元一斤,现在掉到0.75元一斤。这对农民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但是必须走这条路,否则只靠着政府定价机制,农业没有前景。好的现象是农民现在开始跟着市场走了。

将来小麦和稻谷的价格改革和以上这些品种又不一样,可能仍然保留最低收购价的框架,关键是调整定价机制,使它变得更有弹性,不能只升不降,该降的时候还得降。

小麦、稻谷和玉米的改革要分步走,不能把不同品种的改革集中到一年干,得错开一点。据我所知,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正在制定方案。

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从2014年开始已经3年了,总体看是成功的。2017年是第4年,再有两三年,大的坎儿就可以迈过去。

口粮光有补贴不够必须要有托底收购机制

南都:为什么对不同农产品采取不一样的措施?

杜鹰:因为不同农产品品种的情况和重要性不一样。比如稻谷和小麦,我们讲要保障粮食安全,首先是确保口粮安全,口粮指的就是稻谷和小麦。小麦、稻谷生产的直接效益低,社会效益大,又缺乏可替代性,而且又是农户千家万户分散生产的,要调动农民种小麦和稻谷的积极性,光有补贴是不够的,必须要有托底收购机制,不然不足以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

南都:现在粮食库存够一年的开支,部分农产品消化库存的进展如何?

杜鹰:玉米库存量很大,尤其是东北玉米,消化库存还需时日。玉米产业链比较长,加工潜力很大,宁愿出库给一些补贴也要出,因为不出库,总的算补贴量更大。给饲料企业和深加工企业一些补贴,总体看是划算的。

南都:有专家呼吁通过扩大燃料乙醇消费加快玉米去库存,你怎么看?

杜鹰:我是主张多搞一点燃料乙醇,因为库存量太大了,完全靠正常饲料转化和淀粉加工,短期内消化不掉。开发燃料乙醇,第一,技术上过关。第二,搞燃料乙醇大概是3吨玉米转化成一吨乙醇,按照目前国际油价50多美元一桶匡算,基本上可以不亏钱。第三,可以参照部分地区经验,加以推广。现在东北所有的车用柴油、汽油必须加10%的乙醇,这种办法可以向雾霾治理的重点区推广,因为加了燃料乙醇,汽车尾气中PM2.5的排放量可以减少15%-20%。

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林南风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标签: 关键 农业 价格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新闻中心。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