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首页播报 > 环保 > 正文

水头治水,欲解千年结

2019-01-22 16:21:27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车入平阳县水头镇,视线所及的水岸两侧,都有工程在进行,如同进入一个大工地。同行的朋友告诉我们,这些工程正在打通水头的“任督二脉”。

鳌江,浙江八大水系之一。潮来时,江水一路翻涌到镇区。水头,因而得名。建镇至今千年来,对水的忧虑始终萦绕在人们心头。这里地势低洼、河床狭窄,鳌江上游9条溪流却汇聚于此,一遇强降雨,极易形成洪涝灾害,当地甚至有“千年水患”的说法。

两年前,平阳县下定决心治理千年水患,从根本上改善百姓的生产生活环境。目前,顺溪水库已建设完成并投入使用,水头段防洪工程即将投入使用,南湖分洪工程完成前期政策处理工作。到2020年底,水头城镇将具备抵御20年一遇洪水的能力。随着各项关键性工程的推进,或许,不久的将来,人与水终将在这片土地上握手言和。

更令人欣喜的是,以水患治理为支点,平阳还撬动了水头镇的转型发展与生态保护。

惊弓鸟

“没人知道水什么时候来,但它肯定会再来”

世上最难的事是什么?水头人说,治水患。

在水头镇,有个“神奇”的景观,普通水头人家4层半的楼房,一楼尤其高,没有多余装饰,二楼是厨房,常备着几口水缸,一、二楼之间还有个“小二层”,用于储备物资。外人看来不可思议,却是当地民居的“标配”。

这方土地上,人水纠葛,旷日持久。明朝宋濂《温州横山周公庙碑》记载:晋代永康年间,台风来袭,江水暴涨。不难窥测,建镇至今1000多年来,濒海临江的平阳,治水患的迫切与难度。

母亲河的名字也一改再改,西晋时称“始阳江”,后改为“横阳江”“钱仓江”,最后因期待“巨鳌镇浪、压邪保安”,改名鳌江。“改名能有什么用!”“老水头”蔡际盛有些恨恨。

在与水的斗争中,水头人不得不变身为预判天气的专家。每年一过6月中旬,“看天”就成了老蔡生活中的大事。台风天里,看到云往南雁荡山方向飘,他的心都要“咯噔”一下。下一刻,“要满水了”的呼声就会在村里街头此起彼伏。学校连忙宣布放假,菜场和超市摩肩接踵,家家户户急匆匆把物什从低处搬到高处。

“东西搬着累,谁把东西搬得离满水位置最接近,谁就最厉害了。”短短一句话,带着心酸、苦涩。

水常常来得措手不及。2016年9月台风“鲇鱼”来袭,短短15分钟,水就涨到1米多高。刚到水头开茶店的陈亚欣,吓得连连尖叫,店里的瓶瓶罐罐全泡了水。这场台风,给水头镇带来7.9亿元损失,光为清理垃圾,镇里就花费上千万元。

之于老蔡们,就像“惊弓之鸟”,好不容易改造完成的家园,时刻得面临挑战。

千年结

“上下皆兵,毫不设防”

水为何来得如此快,退得这样慢?

在水头人争先恐后的解释下,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千年来,水头“年年抗台,年年满水”——

一是地理位置特殊。水头镇位于鳌江中游,镇区地势低洼,上游有9条溪流汇聚于此,集雨面积约435平方公里,且河床溪滩狭窄,在台风期一旦遇到强降雨,极易形成洪涝灾害。

二是所处河段独特。鳌江是全国三大涌潮江之一,潮水能直接涨到水头,受潮水海沙回淤影响,河道容易堵塞;鳌江干流从水头至出海口有48公里,但落差只有2米,洪水容易受潮水顶托,造成镇区长时间受淹。

三是防洪能力薄弱。鳌江流域水利设施建设历史欠账较多,特别是水头段原来防洪标准不足两年一遇,基本处于不设防状态。

“上下皆兵,毫不设防。”平阳县水利局总工程师董晓瑜用这样8个字总结,“随着城镇建筑更加密集,受灾程度越发严重。”

据不完全统计,南宋至民国期间,当地发生由台风引起的洪灾64次,暴雨成灾88次。新中国成立后至1985年,鳌江流域平均每年受灾两次。1985年以后,极端天气增多,受灾次数逐年增加,达每年3至5次,水头镇被淹时间也从过去的1至2天增加到2至3天,受灾区域还向麻步镇、萧江镇等地扩大。

在反复的水流冲击和浸泡下,一些房屋的地基将不可避免出现垮塌。在一次次搬运物资、等待退水中,水头人也就是否迁离作出个人选择,“没人知道水什么时候来,但它肯定会再来”。

水头,何时能改变“年年水满到头”的酸楚?

水之殇

“水退去时,人和企业也渐渐离开了”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人们就在热议鳌江水患的根治。

魏君港记得,1995年水头镇防洪办成立,他从那时起走马上任,与水打了20多年交道。2006年超强台风“桑美”登陆,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5亿元后,镇里曾兴起一次治理水患的高潮。家家户户自愿捐钱,征用土地不收一分补偿款,最后筹集6000多万元,用于防洪堤建设、河道开挖和下游河道疏浚。

不过,对这一工程的效果,人们的评价不尽相同。在平阳县水利局局长刘纪动看来,水头水患治理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通过实施一系列的工程和非工程措施才能解决。

但这些奔着治水而去的工程,还得充分考量资金、生态等其他因素。

其实,鳌江流域综合治理规划中包含“造南雁水库,蓄上游来水”“建设鳌江河口大闸工程,改变潮水内涌现象”等多种方案。建造水库,可解决上游来水猛的状态,但将导致上游多个乡镇被淹,搬迁安置居民多达2.9万余户,付出巨大的社会、经济和环境代价;建设鳌江河口大闸工程,可止住下游潮水顶托,但此方案必须建立在海涂围垦基础上,在绿色发展理念下,大规模围垦已被叫停,工程不可持续。

10多年来,平阳县按照鳌江流域治理规划建成顺溪水库,启动水头段防洪工程建设,取得初步成效,特别是2016年全省水利工作会议后,平阳县对水头水患治理的方案进行进一步梳理,完善“上蓄、中疏、下排”的治理思路,提出近期、中期、远期的治理目标,并加快了项目实施。

2016年的台风“鲇鱼”成了催化剂。

水头镇镇长钱况回忆说,防洪工程一直在进行,所有人都满怀期待。但“鲇鱼”带来始料不及的大量、集中降雨,鳌江水头站的最高水位达11.38米,创造历史纪录,全镇沦为一片汪洋,“老百姓对发展失去信心,水退去时,人和企业也渐渐离开了。”

军令状

“治水患是生命线、安全线、经济线,更是底线”

“鳌江流域的治理,远远落后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拖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后腿!”

2016年底,平阳县委书记董智武在全县第十三次党代会上立下军令状:把彻底解决水头等地水患问题,摆在党委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5年规划投入70亿元,举全县之力治理水患。

2015年平阳才“贫困县”摘帽,有人质疑,县里财政收入一年40多亿元,治水患一下就把两年的钱花了,医疗、教育等其他民生项目怎么办?

“老百姓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水里来水里去,想过上安心安稳的日子,这就是最大的民生,党委政府就要奔着这个问题去。”董智武说,治理水患是生命线、安全线、经济线,更是底线,必须以“砸锅卖铁”的决心,做到资金再少优先保障水利、土地再紧优先供给水利、力量再缺优先安排水利。

以人民为中心,有什么比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更重要?有什么比回应人民群众的需求呼声更重要?有什么比让人民群众安居乐业更重要?“军令状”立下,小小的水头牵动了许多人的心。

省委主要领导多次在会议上讲到水头水患问题,并批示对水头防洪工程的土地、资金等要素予以大力支持。温州市多次召开书记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成立以市长担任组长的水头水患治理协调小组。平阳县成立了以县委书记、县长为组长的水头水患治理领导小组,一月一研究、一月一协调,特别是针对水头段防洪工程、南湖分洪工程等关键性水利工程,抽调精干人员组建“专班”,抽调20多名干部到一线,确保重点水利项目建设。

现在,若问最让人点赞的事是什么?水头人同样会说,治水患。

大工地

“全镇干部没有一个节假日,赶早一天是一天”

1月14日,省委第六次县委书记工作交流会上,董智武在发言时说,全力做优社会环境,一大批水利工程正全速推进,延续千年的水头水患,有望在本届党委政府任期内解决。

1月16日,我们采访时,只见全镇“有水皆兵”,已变身大工地——鳌江流域综合治理南湖分洪工程一标段,蒲尖山分洪隧洞的出洞口,几台挖掘机正隆隆作响,来回交替作业,施工现场一片繁忙。董晓瑜告诉记者,此标段完工时间预计将提早近两年。

缩短的时间从何而来?“关键得益于前期土地、房屋、厂房征用快,大大加快了工程审批、建设进度。”董晓瑜说,建大型水利工程,一怕资金跟不上,二怕政策处理难,更何况要治理千年水患,涉及许多历史遗留问题,“来之前,我做好了耗10年的准备。”

没想到,不到1年,水头镇就完成工程所需1746亩土地、571间农房、27间厂房的征用工作,确保工程在2017年如期开工。“全镇干部没有一个节假日,在20多个村奔波,丈量土地、清空农房、拆迁厂房,赶早一天是一天。”钱况说,治理千年水患是12万居民的期盼,也是镇里的夙愿。

水头镇小南村附近,140多名工人也在如火如荼地赶进度。一侧,河床挖开,拓宽至120米,泥土堆向两侧,成为天然堤坝。另一边,一条新的河道正向着远方铺展,缓缓将原本弯曲的鳌江拉直。

“这里正在进行的就是鳌江水头段防洪工程,起到‘防’的功能,南湖分洪工程起到‘分’的功能,两者都是解决千年水患的关键工程。”项目负责人吴钦台介绍,南湖分洪工程通过建设水闸、隧洞,把来自水头上游的洪水分流至下游,从而破解“来水猛”问题;而水头段防洪工程则是将原本弯曲狭窄的鳌江河道进行拓宽、截弯取直,建成后,江水流速能提升近一倍。

通经络

“瞄准水患的根本成因,形成‘上蓄、中疏、下排’格局”

上游部分来水有新去向,干流行洪能力得以提升,但我们也有疑问——“凤卧溪在南,鳌江干流在北,堤防一建,镇区就成了一个严严实实的铁桶。一旦鳌江水位高出内河,水将无处可去,会不会形成内涝?”

工程设计早已考虑到这一情况,在水头镇内河与鳌江干流的交汇处,将建起两道水闸。每当陆地上有强降雨时,闸门开启,泵站启动,水得以泄入鳌江。如果鳌江水位高涨,闸门又会同时关闭,防止洪水淹没村庄和街道。一年四季,水闸还可调整内河水位的高低。

“千年水患难治的重要原因,在于历朝历代水利工程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刘纪动指着地图对记者说,为形成系统科学的水患治理规划,他们专门委托省水利勘察设计院重新论证,邀请省水利厅专家多次现场调研,“从隧洞到堤坝,再到水闸,瞄准水患的根本成因,形成‘上蓄、中疏、下排’格局,真正为水头‘通经活络’。”

“上蓄”,即依托上游已建成的顺溪水库拦蓄洪水;“中疏”,即建设水头段防洪工程、麻萧段防洪工程、南湖分洪工程、鳌江干流显桥—岱口疏浚工程、鳌江标准堤加固工程;“下排”,即建设显桥水闸、梅浦水闸除险加固工程和平原河道排涝工程,促使干流洪水能安全下泄,不断提升鳌江干流防洪排涝能力。

按照进度表,水头段防洪工程今年就能投用,南湖分洪工程将于2020年底前基本建成。这也意味着,2021年主汛期时,水头城镇就有望具备抵御20年一遇洪水的能力,距离“彻底解决千年水患”目标越来越近。

更积极的变化正在显现。多年没有开展城镇规划设计的水头镇,根据防洪工程建设的最新情况,调整了总规与控规。翻阅册子,打造鳌江生态廊道、带溪生态廊道等表述让人眼前一亮。此外,镇里筹集的5000余万元民间资本,部分也将用于城区河道疏浚整治、生态修复等。曾因人与水争地而被牺牲的湿地、内河,有了恢复的可能。

来源:浙江在线

责任编辑:李毅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标签: 治水 浙江 水患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质的信息传递及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识产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