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金融 > 要闻 > 正文

全球利率步入拐点“宽松”日渐式微

2017-07-13 17:20:18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上半年,国际金融市场在动荡中前行:美联储两次升息,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提上日程;法国和英国大选,英国脱欧谈判开启。总体看,全球金融市场整体风险下降,金融稳定性增强,但局部金融市场波动依然较大;在通胀回升和失业率稳步下降的支持下,全球性货币政策宽松面临着转向。展望未来,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进一步分化发展,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分化将加剧,国际股市、国际汇市等市场也将走出自己的特色。本报从今天起陆续推出相关报道,敬请读者关注。

上半年的全球货币政策仍是“三国”之势:加息阵营中较为突出的是美联储、印度央行和墨西哥央行;降息阵营则以俄罗斯、巴西等央行为主;第三阵营则按兵不动,包括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英国央行、韩国央行等。总体看,全球宽松步入尾声,下半年退出“阵营”或将扩容。

2017年已然过去一半,得益于世界经济持续复苏,今年上半年全球货币政策相比去年也正悄然转变。一方面,美联储“鹰”迹更为明显,分别在3月和6月两度加息,且释放出年内缩减资产负债表的信号。印度央行也在4月迈出加息步伐;另一方面,俄罗斯央行和巴西央行仍在降息进程中,但却显示出未来宽松空间缩小的迹象。

今年是上一轮金融危机爆发后的第9年,在美联储已经数度加息的引领下,包括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韩国央行等大多数央行虽然在今年上半年按兵不动,但却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或将退出刺激措施、甚至加息的意愿。众所周知,在过去数年间,全球央行在超级货币宽松道路上疾驰,全球利率跌至历史最低点。但如今来看,全球货币宽松虽未完全终结,但已行至尽头,全球利率未来将转至紧缩的大方向。

全球宽松步入尾声

总体来看,2017年上半年的全球货币政策仍是“三国”之势:加息阵营中较为突出的是美联储、印度央行和墨西哥央行;降息阵营则以俄罗斯、巴西等央行为主;第三阵营则指那些按兵不动的央行,这也是今年上半年全球央行中的主流,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英国央行、韩国央行等均可列入其中。

2017年6月,美联储委员以8∶1投票决定上调指标利率2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的第2次加息,也是本轮加息周期中的第4次加息。美联储还在6月就缩表计划公布更多细节,预计今年起开始缩表。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伴随着美国经济的持续复苏,美联储早先实施的超级货币宽松正在“功成身退”。除了在加息道路中行进之外,美联储还准备在几个月内开始退出量化宽松政策——这将是其退出道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

与美联储货币紧缩相伴而行的,还有印度央行和墨西哥央行。今年4月,印度央行将逆回购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6%。这是该行自2015年6月以来第一次改变货币政策立场。6月23日,墨西哥央行再度加息25个基点至7%,这是该行连续第7次加息。

相对在今年上半年紧缩阵营中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均有而言,处于降息阵营的主要以新兴经济体央行为主,其降息幅度仍旧较大。例如,俄罗斯央行上半年三度降息至9.00%;巴西央行也大幅降息至10.25%,为自2014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墨西哥央行也降息至5.75%,是去年年底以来连续第6次降息。

但即便如此,相对于去年,今年上半年的全球宽松风潮已经大为减弱且有步入尾声的迹象。这主要表现为以下两个方面。一则,虽然俄罗斯央行和巴西央行仍在降息进程中,但其后续降息空间已经大为减小。二则,2016年,为了刺激经济增长,日本央行、欧洲央行高祭宽松“大旗”,“新招”和“奇招”并举,全球负利率俱乐部不断扩容;2016年6月底,英国脱欧公投出人意料,本处在加息“预备营”中的英国央行在8月强势发力,不仅开启了时隔7年后的首次降息,更是多“箭”齐发力推货币宽松。但今年以来,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内部也不断传出“鹰”派呼声,其前行方向将是逐步退出货币刺激,后续大幅货币“放水”的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

退出“阵营”或将扩容

众所周知,全球央行超级货币宽松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为超低的利率;其二为量化宽松政策。从当前来看,不同央行退出路径将不尽相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6月27日在演讲中表示,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是有效的,所有的迹象都显示,欧元区将迎来更加稳健和广泛的复苏,驱动“通缩”的因素已经被驱动“再通胀”的因素所取代,这被外界视为其就任以来最为“鹰”派的措辞表示。分析人士认为,欧洲央行第一步是加息的概率极低,退出量宽则可能性较大。不过,退出量化宽松的时间点需要精准把控,提前退出有可能会影响经济复苏,太晚退出有可能会导致通胀风险。因而,欧洲央行将谨慎抉择退出的时机,让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

相对于欧洲央行,市场对加拿大央行和英国央行或将步美联储后尘加息的预期更高。6月28日,加拿大央行行长波洛兹表示,2015年的降息已见成效,随着过剩产能消耗殆尽,加拿大央行需考虑其他选项。加拿大央行副行长帕特森也表示,该行可能会考虑加息。两者的表态被市场广泛解读为,其在为该行启动10年来首次加息“背书”,而最快的时点将是今年7月。与加拿大央行雷同,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日前也表示,由于英国经济接近以最大产能运转,因此可能需要调高利率。英国央行将在未来几个月讨论何时加息的话题。卡尼如此直白的表态,使得市场对英国央行年内加息的预期再度走高。

不过,对于全球金融市场来说,各大央行逐步退出、步入利率拐点并非福音,其风险不容忽视。在过去9年中,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刺激全球经济复苏的同时,也造就了全球多个国家股市的超长牛市,美股就是其一。但如若未来廉价资金逐步减少,金融业“去杠杆”或将在所难免。在过去3年间,因为美联储退出而引发全球金融市场血雨腥风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今年以来,美联储已经多次表达了对股市等风险资产价格偏高的担忧。他们同时认为,过低的波动率和较低的股权溢价都加剧了未来金融系统稳定的风险。欧洲央行上周也表示,决策者需要“在进行政策沟通时继续保持谨慎”,因为一旦投资者认为央行将撤走刺激政策,可能引发金融市场震荡,使之前的部分努力功亏一篑。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责任编辑:艾伦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新闻中心。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