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舆情 > 热点舆情 > 正文

90后 “慢就业”,是耶?非耶?

2019-08-12 11:19:50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原标题:面对子女“慢就业”,更多家长理性对待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前不久在2019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网络视频会议上透露,2019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834万人,比2018年增加14万人,再创新高。可喜的是,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目前就业进展总体平稳,就业水平与往年基本持平。

同时,在大学生就业方面,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势,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显示,“慢就业”现象初见端倪。报告显示,在2018年应届毕业生中,选择“慢就业”的比例为6.99%。

大学生“慢就业”有多种因素,如市场需求不足、其所学专业和技能与市场需求不匹配;年轻人更多考虑自身的未来规划和就业质量,希望一步到位找到理想工作而不愿“将就”;渴望自主创业实现个人价值等等,既有环境因素,也有主观因素。而“慢就业”能为他们提供缓冲期,使之有时间充分预估自己的工作状态和生活轨迹。

但是,“慢就业”需要高昂的经济和时间成本,需要家庭具有相应的实力。对此,家长们的接受程度亦有明显的差异,甚至有人担忧,“慢就业”有可能成为“啃老”的“遮羞布”。

今天,大多数大学毕业生已经进入职场,一些尚未完成工作的毕业生也很活跃,但仍有一些毕业生对找工作没有紧迫感。

近年来,“缓慢就业”一词已在社会上流传。所谓“慢就业”是指一些大学生毕业后既没有就业也没有立即继续深造,而是暂时选择学习 旅游教学,开阔视野,重新审视自己;或者专注于毕业后复习研究生课程;或找到适合自己的求职方向 进行创业考察,慢慢考虑生活路径的现象。 “缓慢就业”现象不同于传统的毕业或就业 进展模式。

大学生“缓慢就业”是因为就业压力 理想工作难,还是不愿意进入社会 自给自足?它的“缓慢就业”是源于主动还是被动?如果家庭有“缓慢就业”的孩子,父母是否支持接受,还是反对?

去年毕业后,北京女孩林汉(化名)回顾了她在家研究生的学习情况。结果不理想。她将在今年年底接受另一项测试。林汉告诉中国妇女日报和中国妇女网记者,她曾在一所普通大学学习过历史。 “我学校的声誉和专业在求职方面没有优势。”跨专业的研究生学习,我希望转向我的未来。 “学习会计,对我来说,很多内容需要从一开始学习,这样更难,所以你需要努力学习。”

与林汉的被动“缓慢就业”相比,2018年毕业的宋润佳(化名)选择主动“缓慢就业”。他告诉记者:“我去年毕业后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了三个月,发现我不适合工作并辞职。我相信找到一份合适而且最喜欢的工作只是时间问题。”目前,他正在寻找机会。

来自北京985大学的女孩苏轼(化名)也说:“找工作并不困难。困难的部分是找到理想的工作。“苏轼说:”黄金季节的竞争非常激烈,北京户口也很难跨越。门槛,我来自湖北,我想回到武汉发展,但也很困难。六月毕业后,我开始申请出国留学,明年我将去英国学习。“

据了解,一些大学毕业生认为他们已经毕业,四处走动,环顾四周,只要他们喜欢就住。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希望在做零工时“工作不好”,然后在他们做好准备后开始工作。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当“90后”甚至“后95后”大学毕业生成为求职的主力军时,这种“缓慢就业”的概念逐渐被接受和实践。

格力电器有限公司招聘媒体负责人说:“现在大学生找工作'缓慢就业'心态突显,一些毕业生很困惑,导致无法选择如何选择;更多的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他们注重工作环境 工作强度等等,宁可不工作,也没有工作让你感到压力。“

根据一项调查,72.9%的受访者表示周围有“缓慢就业”的大学生; 62.4%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选择“缓慢就业”是因为他们没有为未来做好计划; 42.7%的受访者认为他们不知道什么工作适合他们。

根据麦克斯韦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在过去五年中,毕业半年后尚未就业的本科生比例逐渐增加。腾讯QQ浏览器近日发布了毕业季大数据报告,显示52%的“后95后”选择找到稳定的工作,而“后95后”选择“不上岗”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其中北京的比例最高。其次是上海,杭州,和广州重庆排名第三的四五。

郝韵(化名)2016年毕业后顺利被一家国有银行录取。入职后,郝韵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柜员和大堂经理的职位,一年后辞职,2018年去美国攻读精算师专业。

郝韵的母亲张女士认为,“女儿有主见、有能力,家里也有条件供孩子选择更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因此,支持孩子拿出一段时间自我调整,弄明白自己的真正兴趣,以退为进。我觉得‘慢就业’是一个试错的过程,人需要在试错中找到方向。”

张女士的想法,得到了一些家长的认可。根据国家统计局在上海的一项调查显示,部分应届毕业生毕业后打算在家休息或者外出游学一段时间。对于这种想法,有55.6%的受访家长表示若理由充分会支持。

不过,家长翁先生表示,真正能将“慢就业”付诸行动又能被家庭接受的,其实是为数不多的实力派,“慢就业”需要家庭支撑。经济条件优越的家庭可以由着孩子“任性”,但应给孩子设定时间段,超越这个期限,就必须去工作或深造。否则,“慢就业”有可能把他们宠成“啃老族”,实际上是毁了孩子。

翁先生的观点与国家统计局的调查不谋而合。调查显示:有60.7%的受访者表示,实现“慢就业”必须要有良好的家庭经济基础。其次,要有理解支持孩子“慢就业”的家长或家庭环境;有44.9%的受访者表示,还需要有能力承受导致“懒就业”“怕就业”后果的压力。

女儿正在北京协和医科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的冯女士告诉记者:“女儿是从本科直接保研的,如果她没机会深造,我是一定要求她工作的。我们家是工薪族,‘慢’不起。据我所知,用人单位在招聘员工时,首选应届生,往届生求职相对困难。我觉得,孩子该独立就必须独立。”

冯女士认为,如果现在无法适应激烈的竞争,凭什么在家里宅一两年或游山玩水后,依然毫无工作经验的你,突然就能适应竞争了?“慢”的底气从何而来?采访中,有几位家长为冯女士的观点点赞,认为这些孩子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据教育部数据,2017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795万,2018年820万,2019年834万,加上留学归国人员和往届毕业生,求职人数非常庞大。有学者认为,与其说“慢就业”是一种主动选择,不如说是当前形势驱使毕业生做出的被动选择。他们通过慢慢与社会磨合、寻找合适就业机会的方式来逐渐解决就业问题。

关于高质量就业,学术界给出的定义主要包含几个方面:工作的稳定性、工作待遇和工作环境、提升和发展机会、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度、意见表达和对话机制等。这些因素恰恰是毕业生们所注重的,也是家长们比较在乎的。“慢就业”与毕业生本人和家长对工作的期望值有一定的关系,尤其是生活条件较优越的家庭,毕业生没有生活压力,家长不希望孩子选择条件较为艰苦的岗位,也不逼迫孩子找工作,这给“慢就业”提供了土壤。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智勇认为,“慢就业”主体为“90后”,其中多数人的父母有实力也有意愿让子女慢慢寻找合适的就业机会、思考人生大事。因此,毕业生刚开始找工作时可能会掺杂过多的家长意愿,对工作比较挑剔。时代在发展,人们对于大学生“慢就业”模式也日益理解和接受,这使得大学生“慢就业”模式的流行有了一定的社会基础。

“‘慢就业’期间,大学毕业生有足够的时间放松、调整心态,但务必跟上社会发展节奏。”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辅导员王嘉认为,“慢就业”的时间应以一年为佳,否则,他们会习惯不就业,与“慢就业”的初衷相悖。

中国就业研究所副研究员夏青云也认为,“大学毕业生求职耽误一两年,将使他们在职场上的竞争力降低。特别是对于那些家庭没有负担的人来说,‘慢就业’可能导致他们宁愿‘啃老’,也不愿‘降格以求’进入职场”。

夏青云同时表示,“慢就业”表面上看起来与家庭经济好转和社会环境变化有关,但也反映出如今“职业生涯教育”的缺失。他建议,从初高中阶段起,学校就应强化学生对职业生涯的了解,避免出现就业选择时的迷茫。

【新闻+】

慢就业是指,一些大学生毕业后既不打算马上就业也不打算继续深造,而是暂时选择游学、支教、在家陪父母或者创业考察,慢慢考虑人生道路的现象。据统计,中国越来越多的“90后”年轻人告别传统的“毕业就工作”模式成为“慢就业族”。

“慢就业”的大学生一般面临的生活压力不大,父母的观念比较开明,不会因为孩子不工作而焦虑,而且会支持孩子进修、游学、考察就业市场或者暂时放松。

来源:中国妇女报、百度百科

责任编辑:金承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标签: 就业 是非 工作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质的信息传递及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识产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