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舆情 > 热点舆情 > 正文

共享单车迎来“贵过公交时代”

2020-01-02 14:57:45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原标题:“贵过公交时代”来临,共享单车还能骑多久?

几乎是在不知不觉间,青桔单车、摩拜单车以及哈啰出行等共享单车的起步价悄然提高到1.5元,一次骑行往往要花费2元到3元,经常贵过公交。

从孩子的学校到家大约4公里。过去,自行车共享时要花5美分,最多1元。现在起价为5元,有时甚至是2元甚至2元。 “成都市公民慈先生说,他显然感到共享自行车的价格已经上涨。

2019年3月,由滴滴(Didi)经营的小型蓝色自行车在北京进行了第一轮提价。起始价格从每30分钟1元更改为每15分钟1元。 4月,Mobike的“追赶”开始了。7月,Mobike将其起始价格从1元提高到了上海的0元,成都、深圳等地的1.5元; 10月,摩拜单车在北京的起步价调整为1.5元,起步时间为30分钟;柑橘很快也“跟随”了价格.

到目前为止,该国大部分地区的主流自行车(例如Mobike、 Orange和Haro)的起价已经上涨。

“共享单车的价格上涨是该行业发展合理化的体现。对于大多数用户,尤其是经常使用共享单车的用户,价格调整的影响并不大,普通用户占订单的一半。上图。”滴滴出行两轮车事业部总经理张志东说。

美团在2019年披露的数据显示,与第二季度相比,第三季度共享自行车的经营亏损显着收窄。去年10月,美国Mobike集团再次调整价格时,给出的理由是“使平台运行得更好,并形成一个良好的周期”。

共享单价上涨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作为共享经济的标杆,共享自行车在发展的初期受到资本的青睐;但是在运营过程中逐渐暴露出各种问题。在资本发烧平息之后,增加收入也是一个现实的选择。弥补损失。”陈端副教授说。

“提高价格是必然的选择。从商业模式来看,共享自行车是由融资驱动的。目前,不可能通过精细运营来实现现金流量平衡。”北京交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李洪昌说。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的数据,北京市在2019年上半年的平均日骑行量为160.4万。每天的平均周转率只有1.1倍,平均每天在役车辆仅占注册车辆总数的16%。

“自行车的成本和维护成本的平均计算是每辆车1500元,每天1.1次失误,每笔收入1元,而收回成本要花费超过1360天的时间。”李洪昌说,大部分车辆在收回成本前就已损坏。

许多专家表示,高损失、高昂的运维成本和沉重的资产扩张模式使共享自行车公司的运营成本高昂,而资本回报率却遥不可及。经营公司很难有新的投资。他们只能通过提高价格或挖掘附加值来增加流动性。李洪昌认为,预付款的使用原则是确定的,企业难以“拨付”巨额存款。交通运输部、《中央银行与其他六个部委联合发布的《运输新业务类型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于2019年6月正式实施。这些措施规定运营公司必须原则上不向用户收取押金。

目前,Mobike、橙色、 Hello和其他品牌不再收取押金。对于已收取押金的用户,用户可以申请退款。深陷“资金泥潭”的奥夫说,他正在努力处理这笔存款。

记者的调查发现,运营调度成本增加等因素也是自行车共享公司选择提高价格的原因之一。一些城市加强了共享自行车停放处的管理,一些共享自行车公司联合资助第三方公司在主要市区放置道路和重要区域、重要商业区、共享自行车在交通拥堵区、清洁、维护,增加这降低了企业的运营成本。

哈啰出行、青桔单车等公司研发智能调度数据、智能视觉交互系统,可实时识别、智能判断和管理共享单车,实现投放数量、骑行需求与停放管理之间的动态平衡和效率最大化。

“共享单车本身很难盈利,但是把单车放到更大的商业生态系统里,也许能带来流量协同价值,促进行业良性发展。”李红昌说,目前份额比较大的共享单车均有集团支撑,单车出行的综合服务成本会大大降低。

来源:科技日报

责任编辑:金承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质的信息传递及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识产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