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经济网 > 中国 > 热点评论 > 正文

勿忘国耻,金陵之殇: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2017-12-13 11:23:00  来源:浙江经济网  有评论

一位美国摄影师留下珍贵南京大屠杀影像

今天的这篇推送意义不凡:用相机记录下历史的人是勇敢的,也值得被历史铭记。

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就无法向子孙后代展示暴行的残酷场面。在这些影像面前,文字永远太过于苍白。

我们从耶鲁大学神学院图书馆中找到了这些珍贵的资料,让更多人能通过这些照片,铭记历史,珍惜和平。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南京难民医院员工与部分患者的合影。图中为约翰·马吉。

1937年12月13日,日军开始了为期六周的南京大屠杀。在此期间,驻宁的西方人士借由外籍身份,为南京城的老百姓展开庇护和救援行动。在他们当中,一位美国传教士约翰·马吉担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主席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在那些地狱般日子里,面对在城内游荡的数万丧失人性的残暴日军,他和另外20多位外国人,用他们意志的力量和灾难时刻迸发出的人性光辉,从日本人的屠刀下拯救了20多万南京的平民百姓。

但约翰·马吉最英勇的事迹却不为许多人所知——他冒着生命危险,用一架16mm贝尔牌摄影机,先后拍摄了4盘胶片,总时间为105分钟,这些真实的镜头是日军在南京大屠杀的有力铁证,是留存至今的有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唯一动态画面,是全世界最早、最多的有关这段历史的图影血证,成为揭露日军暴行的铁证。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9年,A.B. Parson和Ernest Forest在明孝陵合影。

墙上有日本人留下的涂鸦。

1937年12月21日,马吉在南京鼓楼医院拍摄了许多被日军残害的市民,他们中有些人成了控诉南京大屠杀“活的证据”。他拍摄的一名正在被救治的病人,是当年怀有6个月身孕的李秀英,因反抗日本兵强暴,她身中37刀。幸存下来的李秀英曾在战后多次赴日本参加和平集会,控诉日军暴行。

1938年初,马吉将自己拍摄的胶片,委托国际安全区委员会副总干事、美国人乔治·费奇秘密携往上海。在上海,费奇与英国记者田伯烈一起到上海柯达公司,对这些资料片进行了紧张的编辑制作,并加上英文说明。柯达公司后来制成4部样片,其中l部送到了英国,1部送到了德国,另外2部都带回美国。这部纪录片面世后,立即引起轰动,侵华日军的暴行遭到世界舆论的谴责。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7年12月12日,南京灵谷寺被日军处决的中国人(角度1)。

约翰·马吉摄。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7年12月12日,南京灵谷寺被日军处决的中国人(角度2)。

约翰·马吉摄。

1938年4月,参与南京大屠杀救助的德国人拉贝在德国柏林放映了马吉拍摄的这部纪录片。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也观看了这部片子,“盟友”日本的兽行令戈培尔都震惊,据说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镜头时他还呕吐了好几次。马吉还把纪录片中部分画面翻拍成照片,将其中10张照片公开发表在美国《生活》周刊上,将日军的暴行公之于众。

1946年,当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马吉勇敢地走向证人席,向法官陈述了他在南京亲历种种日军暴行,使得日本战犯受到应有的惩罚。1947年初,南京军事法庭在审判谷寿夫等南京大屠杀战犯时,又当庭播放了马吉的纪录片作为屠城铁证。此后,世界各地出版发行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书籍、影带或举办的展览等,所用图片几乎都采用过约翰·马吉的史料。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上图:南京市琅琊路17号难民庇护所。下图:约翰·马吉和拉贝轮流在街道的尽头站岗,防止日本军人来骚扰。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两个孩子站在落霞路25号的门口。墙上的标语来自美国大使馆和南京军事指挥部,证明这里是美国的财产。

1991年8月,约翰·马吉的儿子大卫·马吉从家中地下室里存放的父亲遗物中,找到了马吉牧师当年拍摄的胶片拷贝和使用的那台16毫米摄影机,这成为南京大屠杀证据搜集史上一个里程碑。2002年10月2日,大卫·马吉将摄影机捐赠给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成为该馆的又一件珍贵历史文物。

2007年的11月初,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反诉日本右翼作家名誉侵权案一审宣判。东京法院判决:东中野修道和出版商展转社对夏淑琴女士构成了名誉侵权,需支付赔偿金400万日元。在审判中涉及到的一部被称为《南京暴行纪实》的原始纪录片,其中4号影片的画面中有当时才8岁的夏淑琴。她被日军连刺数刀昏死过去,待她醒来时全家9口有7人惨遭日军杀害,只有她和年仅4岁的妹妹侥幸生还。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中山路和上海路拐角上的华侨俱乐部被南京安全区委员会用作难民中心,但现在却被日本高级军事组织所占据。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南京安全区委员会成员。中为约翰·拉贝,右二是约翰·马吉。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8年2月21日,安全区委员会主席拉贝离开南京返回德国。南京人排起长队为他送行。马吉也在其中。

2002年,大卫·马吉先生将父亲拍摄的胶片拷贝和当年那台16毫米摄影机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2015年10月9日,《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约翰·马吉先生使用的摄影机和电影胶片拷贝成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7年,南京市委副书记龙翔向国际友人约翰·马吉之孙克里斯·马吉先生颁发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以表达南京人民对80年前那场大屠杀期间,约翰·马吉无私救助难民的感恩和敬意。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一个忠诚的中国警察、美国牧师米尔斯和约翰·马吉站在安全区委员会总部的入口处。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8年2月20日,南京圣保罗教堂的信徒们。这是日军攻占南京后,他们首次能安全地使用教堂。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上两张图:1938年2月,难民聚集在南京安全区委员会总部,接受第一笔现金救济,以返回家园重新开始生活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教会活动组织者在金陵大学的合影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这个孩子的家人都遇害了。他在金陵大学得到庇护。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金陵大学里受到庇护的孩子们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公墓看守人的老婆在田里工作时,一名日本士兵威胁要强奸她,并用枪将她打伤。正要开车将她送去医院。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南京郊外水塘里,满是被日军打死的尸体。这是日军占领南京后,许多水塘里的景象。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8年3月,南京城外栖霞山的难民营。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同上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同上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日军攻占后,这两兄弟的店和房子的废墟。他们住在城南,那里被战斗毁损得很严重。他们的老父亲在一名日本士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难民在南京城南重建家园。1938年3月17日。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日军于城南攻入南京,那里的毁损最严重。1937年3月17日。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那个来圣保罗教堂祈祷的日本士兵在1938年2月20日给难民们带了肥皂、毛巾和饼干。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8年3月28日,日本人做了一个“改革政府”的游行仪式。游行者事先就被警察团团围住。图中是大游行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从圣保罗教堂的塔上看下去,一片被摧毁的住宅建筑。这里曾经是我们中国工人的教堂、阅览室、婴儿诊所、教室和居住区。在1937年12月14日和1938年1月26日分别两次被日军烧毁。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南京难民医院的患者参加一次宗教聚会。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由约翰·马吉组织,南京难民医院员工与部分患者的合影。1938年5月底。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南京的大学医院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1938年3月,南京大学校园里的一些难民。

南大当时在各个楼内收容了近1万人。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落霞路25号的一群难民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难民在无锡圣安德鲁医院来的李医生那接种伤寒、霍乱、小痘疫苗。李医生来南京大学医院帮了好几周忙。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我们在南京北平路上的新教会

纵横独家:勿忘国耻,金陵之殇 影像记录下的南京大屠杀铁证

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会成员合影

影像的力量是无穷的,它见证了历史的永恒瞬间。有些瞬间的伤痛虽然会恢复,却永远也不会被抹去,永远因影像而凝固在底片之上。

凛冬将至,南望金陵之殇又一年。

望和平永驻。

来源:今日头条

责任编辑:金承


  • 浙江经济网微信公众号

  • 浙江经济网微博
【关闭】 【打印】 【纠错】【收藏】

转载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浙江经济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质的信息传递及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识产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用微信扫一扫

浙江经济微信公众号